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生活  >  名人  >  高端访谈

女王姚晨:我是正常人

B:但有些喜剧可以超越国度,比如卓别林。

Y:我的意思是说,它真的让你心里觉得这就是自个儿的事儿,这个感觉是很难的。卓别林的片子,当然都很好,因为大家都说好嘛(笑)。但是你说要有多么强烈的情感在里头,那就??

B:看电影可能就分两种吧,第一种是知道它不够好,但情感上被打动了;还有就是在智性上觉得它很好,感动却没有那么强烈。

Y:是的,我属于前者。其实我接片子也是这样,我知道它们不够好,但有打动我的地方,就OK 了。

B:你说凯特·布兰切特是你偶像,她身上哪一点最吸引你?

Y:她的可塑性非常强,几乎演什么人,就像那个类型的人的气质。她的气质可大可小,可以演家庭妇女也可以演女王。当然首先她长得很美,表演方式我也很喜欢。

B:那国内的女演员你觉得谁不错?

Y:巩俐张曼玉都挺不错的。颜丙燕我也觉得很不错。

B:你怎样评价自己的演技呢?

Y:我觉得我的表演也一直随着我的年龄在不断地调整和升级。因为你的阅历是直接决定你的表演层次的,谈不上哪个阶段好或不好,从郭芙蓉到翠平,到现在陈若兮,我只能说在我的每个阶段我都尽力去完成。如果一个角色,我已经尽力去演,哪怕别人说不好,我心里也不会难受。但如果我有愧于它,别人又说它不好,我就会很敏感,我就会像刺猬那样去反击。

B:你和你的好朋友易立竞是怎么认识的?

Y:很多年前,我还没有红的时候,她就做过我一次专访。后来就一起去了泰国,泰国回来之后,又做了一次专访。接下来几年,我们都会一起去各个难民营,就变成好朋友了。

B:你作为难民署的代言人,你去难民营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Y:我们自己叫做“探访难民营”,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探访。要让难民知道这个地球的某个角落某个国家还有人在关心着他。我们探访之后,就回来把他们的情况再告诉更多的人,呼吁更多的力量来关注他们。

B:你的摄影师是如何拍到在难民营里你和那些难民的合影呢?

Y:大部分都在探访过程中拍的。就算我会演,难民也不会演。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而且我们的探访也是有时间限制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自己该做的事儿。

B:被强征土地的人,或者被强拆房子的人,是不是也算某种意义上的难民?

Y:不是,难民是由于种种原因被迫离开自己原籍国的人。相比之下,难民更无望一些,就像是没有根的人。我觉得没有比失去自己的国家更悲痛了。好比现在的叙利亚,自己的国家屠杀自己的人民。但即便如此,为什么他们还愿意待在那里,因为他们的根在那里。三年的探访,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难民是被世界抛弃的人。即便是城市难民,看起来他们都有体面的工作,但他们的梦里都是被追杀,没有任何的安全感。这是对他们精神世界的摧残。

B:你的朋友为什么大多都是媒体圈的人?影视圈却相对少一些?

Y:拍戏的时候确实容易和圈内人相处得好,拍完戏也就都散了,大家都太忙了,没有时间变成好朋友。做朋友也是要有资本的,就是要有时间沟通的,要经常坐下来喝茶聊聊天。大部分时候这个行业里的人是没时间的。我常听别人说:“啊,你们俩拍完这部戏是不是就成好姐妹啦。”没有那么容易的。相对,和媒体人接触得多,她们时间也自由一点。朋友在一起主要的还是价值观和人生观相同,像我和易立竞就是这样。

B:你在你认识的记者身上学到什么东西?

Y:我这次做的纪录片《姚望》,换我来采访记者,在我眼里,他们是一个又一个非常鲜活生动的人,其次才是记者的身份。我采访的是各个工种的记者,有些可能算是记者里的明星了,他们状态各不相同,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闪光点。起码我采访的那些人里,很少有说自己不爱这个世界的。他们都在积极地面对世界,因此他们会给我信心。有些东西我在生活中也许并不确定,但和他们聊过之后,我可以确定一些东西,也确定了一些方向。

B:这次的电影《搜索》,你演记者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Y:最难的是我演的这个人物不是一个讨喜的人,这是我最郁闷的一件事。她不是一个特别正面的人物,并不高大全,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件事。她的价值观我不敢苟同。按理说,作为一个演员,我不该想这些,但是我确实在想,我演的这个人物,万一将来记者朋友看了不爽可咋办啊。我只能尽力地去还原,用细节让这个人物真实可信,让别人忽略她记者的身份,而记住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B:你担心她的形象会影响到你自己的形象?

Y:对,肯定会。我会有这样的顾虑。就像你演了讨喜的角色,别人就会更喜欢你一些。观众是相对感性的。如果我和她一样,我就不会有这样的担心。但我的价值观和她不一样,所以我怕观众觉得我和她一样。

B:你对自己的形象这么在意?那你希望自己在公众面前展现出来的形象是怎样的?

Y: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一个鲜活的人吧,有缺点也有优点。我会顺应主流价值观,但我也热爱真善美,就是一个正常人吧。

B:那你觉得自己的缺点是什么?

Y:缺点自个儿知道就完了。我有骄傲的时候,有虚荣的时候,有胆怯、有患得患失的时候,肯定都在微博里展现了。那些字里行间自然会流露出来,瞒不住的。

B:你对人肉搜索怎么看?

Y:看用在哪儿吧。孩子丢了找孩子,就可以用。但一个人的私德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是否拥有审判权呢?而且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道德来解决的话,我们还用法律干吗呢。道德里头包含太多模棱两可的东西。

B:你觉得自己的微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粉丝?

Y:第一是开得早,还有可能就是命运吧。而且我也不觉得这些人都是粉丝,尤其是到了两千多万的时候,我只是感觉被围观。人家讨厌我也可以关注我啊,我经常看到讨厌我的人关注我,然后我就“移除粉丝”,我觉得“移除粉丝”这个功能太好了!(笑)

B:你说小时候因为自己嘴大自卑,现在还有因为其他东西而自卑吗?

Y:天平座的人只会因为自己长得不够好看而自卑,因为太爱美了。

B:面对微博上一些令人气愤的信息,你说过变得麻木很可怕,你怎样防止自己变得麻木?

Y:看多了难免会有麻木,但是这种麻木也不见得是坏事。它可以让你更冷静更客观地分析,分析到底哪些事情你能管,哪些你管不了。

B:你觉得应不应该给猫节育?

Y:我觉得要让它先经历过一次作为一只正常的猫该经历的事情,再给它节育。我们家猫还没有节育,快一岁了。

B:你还会讲闽南话吗?

Y:不会。我爸爸是石狮人,我妈是湖南人,小时候他们之间的对话就是普通话,对我也说普通话。我十四岁就去了北京,就都说普通话了。爷爷奶奶就用闽南腔的普通话和我说话。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中文娱乐实习标签: 姚晨 女王 微博
假装在英国 从影视剧中的英伦关键词感受英伦风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24小时新闻排行

热点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