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生活  >  奢享  >  手表

中国当代艺术在新时代下面临的新问题

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到当下,“当代艺术”这个词让人百感交集,难以言表。“中国当代艺术”本来是随着现实问题的生长而生长的,但随着商业力量的介入,曾经鲜活、真切的当代艺术作品逐渐与商业利益绑定。

中国当代艺术在新时代下面临的新问题


曾梵志《协和医院系列》隐喻的是当代人身处的精神处境。

人类的思维方式不愿接受杂乱无章的东西,要把它整理得清晰、有序,于是把世界对象化,对客观事物进行命名、定义,成为人类的重要追求之一。但同时,相对于人为的定义、概念而言,复杂、流变的事物是不可规定的,下定义和概念的同时,也就是对事物的无限可能性的封闭。于是,对事物进行命名、定义的同时,对命名、定义进行质疑和颠覆,是人进一步推进认识时的工作之一。

人发明了定义、概念,但如果把定义、概念固化,又可能作茧自缚。这时,很多纠结是因为一些词汇、概念所致。比如,“艺术”这个概念,是人类在学科、领域、系统的划分中,把某一类人的某种表达、实践方式定义为“艺术”。随着社会现实的流动变迁,“艺术家”和“艺术”的所指,随着具体的现实情境而不断变动不拘。在当代,“艺术”这个词已经很古典、很陈旧了。如果用“视觉”、“实践”这些词,很多关于“艺术”的纠结问题就不成其为问题,或者说并不重要。“当代艺术”这个词,本来就是非常宽泛的,是开放的、自由生成和发展的,除了很强的时间意识外,几乎没有明确界定,是“强为名之”。有时,不太计较于在“美术馆”这个白盒子里的“作品”,退一步看,可能更海阔天空。

但放在具体的现实情境中,“当代艺术”还是有一个虽然宽泛但毕竟有所限定的所指,比如放在当下的中国。

如果以“星星美展”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明显标志,则这个方向的“当代艺术”(以前称为“新潮美术”或“前卫艺术”)以追求人性解放、个体自由明确为目的。在这种目的的驱动下,反抗压抑它的政治体制、经济模式、文化意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明显表现。这一点,在1980、1990年代是有较大共识的。

文化是现实政治经济状况的衍生物,又会反作用于政治经济状况。当中国政治体制的核心因素没有改变,但引入原发于西方的市场经济时,对以个体自由、平等为基本诉求的现代性文明而言,这种政治经济状况的问题是明显的。回顾这三十多年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它也是以变革中国的这种现实状况为驱动力,在以个体独立为基础来关注、介入这些问题时,获得了它的文化价值,并以“冷战”的结束为背景,进入国际当代艺术平台。

“中国当代艺术”本来是随着现实问题的生长而生长的,但随着商业力量的介入,曾经鲜活、真切的当代艺术作品逐渐与商业利益绑定。这时,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独立性和自由度都大受影响。市场的兴起和相关的政治保障制度的建立,让艺术家有了不为教廷、王室和其它强制性政治机构服务的自由。这时,作为与压抑人性、束缚自由的政治、经济、文化对抗的当代艺术,首先被经济所渗透。不只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特有现象,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当代艺术更早的遭遇这种渗透,尤其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在全球顺畅扩张的今天。

生存下来才能谋求进一步的发展,当代艺术也无法剪断金钱的脐带。苛求艺术不与商业发生关系,在基金会制度难以成形的中国,不太现实。重要的是:商业的介入是促进还是阻碍了艺术的进一步独立、自由生长?以关注现实问题而获得文化价值的当代艺术,一旦因为商业原因不再关注现实问题,只是不断复制产品时,它作为商品的符号价值越来越提升,但文化价值则越来越减少。随着现实情境的流动变迁,这类产品因为与现实问题的脱节而失去了源头活水,必将逐渐枯竭而走向华丽的贫乏和伪饰的矫情。在近年来的中国当代艺术界,这种状况非常明显。曾经关注现实问题并有精彩的个人表达的中国艺术家,也因此被国际当代艺术平台逐渐排斥乃至销声匿迹。这时,返回到国内树碑立传、炮制市场神话,是这些艺术家的明显表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中文娱乐实习标签: 当代艺术 艺术家 艺术市场 青年艺术家 艺术商业
假装在英国 从影视剧中的英伦关键词感受英伦风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24小时新闻排行

热点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