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生活  >  奢享  >  收藏艺术

艺术的“花”在时光里静静的开放

艺术的“花”在时光里静静的开放

  马奈《小台子上的牡丹花瓶》

印象派 灼目之花

历经长达两个世纪对花之美好的爱戴,花卉成了表达爱与感谢等情感的礼物,被使用的频率如此频繁,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之中。印象派用色彩点燃了整个世界,而阳光下最耀眼的色彩,当然是花。

在印象派画家中,马奈对花卉题材的热爱,显得没有那么简单。他生前主要有两个时期在画花卉,即19世纪60年代中期,以及他一生的最后时期——由于病重,不能画大幅画,便转向画静物,因为这样便于找原型。1864年,马奈有了丰富的参考材料,画了一系列表现牡丹的画。牡丹是他喜欢的花,但是很难画,因为凋谢得早,花瓣雨一般地骤落。画家画了第一幅画,画中他把达到不同成熟程度的花放在一只花瓶中,这样表现牡丹从花蕾至花瓣凋谢的生命的周期。他又以同样主题画了一幅较小的画,也就是收藏在奥赛美术馆的那幅,画中只有两朵牡丹花,放在整枝剪旁,整枝剪子的出现令人想到剪下来的花是肯定要死亡的。画家选择的深色背景使轮廓朦胧的白色和粉红色的花瓣的娇弱得以烘托出来,笔触厚重随性,画笔蘸的颜料多而浓,有质感。简明地放在花周围的绿叶丰富了辅助色点的组成,把花的主题固定在画的左上角。这些画在布上的花,是画家献给自然主义先驱,他的朋友,也是库尔贝的密友,作家和艺术评议家尚弗勒里的,以表达对尚弗勒里为现代绘画而斗争的敬意。隐秘而自然的色彩关系,不同以往的调色与组合,正是印象派色彩革命的佐证。

艺术的“花”在时光里静静的开放

  梵高《鸾尾花》

这种色彩探索对现代主义前后的画家有着不可否认的巨大影响。1888年2月,已经35岁的凡高从巴黎来到阿尔,在这座法国南部小城寻找他的阳光和麦田。凡高来到阿尔后,异常兴奋,创作真正达到高潮,甚至到了忘我的地步。他还迷恋上了向日葵——一种表达太阳的另类植物。后来,凡高梦想建立“画家之家”,在法国南部建立一个画家共同创作的“基地”,但响应者寥寥。然而高更的到来使凡高非常感激,本性热情的凡高打算画一组向日葵来装饰这间“黄房子”,尤其是高更将要住的屋子。当高更到来的时候,面对这些向日葵以赞扬的口吻说:“对,这才是花!”

凡高生命中的最后一段也是在法国南部度过的。他喜欢普罗旺斯的阳光,认为那里的颜色最充分——像那里所产的葡萄酒一样,非常浓酽。漫山遍野的紫色薰衣草与明黄色向日葵的对比冲击让色彩更加浓烈。凡高著名的《鸢尾花》就是在这里画的。这一时期凡高用的紫色特别多,从他给兄弟提奥的信中可以看出他用紫蓝色用得很费,常常叫兄弟多寄一点普鲁士蓝色来,普鲁士蓝与红色调和出的奇怪紫色调正是癫狂状态下的凡高心中的色彩。这些因色彩而生机盎然的花卉仿佛是凡高生命的延续,对后来的野兽派与象征主义画家都产生了刺激性的影响。

分享到6.79K
编辑: 奢侈品实习标签: 花卉 花中四君子 花与人 凡高 写意精神
“海外豆瓣”IMDb评选年度十佳电影 你看过几部? 会在火星种土豆的学霸并不多 理工宅男仍然槽点满满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24小时新闻排行

热点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