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生活  >  奢享  >  收藏艺术

艺术的“花”在时光里静静的开放

艺术的“花”在时光里静静的开放

  安迪·沃霍尔《花》版画

当代艺术表面繁花

一个专门的花卉画家,画的却不是花卉本身这么简单。奥基芙(Georgia O'Keeffe,1887-1986)是美国现代画派的佼佼者,她从丈夫,著名的摄影师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那里汲取灵感,形成了独立于欧洲艺术传统之外的一种风格。她曾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华盛顿国家艺术展览馆举办过她个人的首次作品展览和作品回顾展,可以说是最具争议的美国女画家。她对绘画艺术的影响令许多男性画家望尘莫及。奥基芙的代表作是一些状如阴唇的花卉,这一女权意识强烈的主题,出自她手,自然带有强烈的真实感;成功之后,她不断重复她的主题,形成了独立于欧洲艺术传统之外的一种风格。奥基芙是个能极其审慎地把自己的思想、感觉和情感用通常是意味深长的视觉描绘加以表述的艺术家,她把艺术看做是适合自己表达思想的一种恰当手段。奥基芙的艺术形象——各种峡谷、裂缝、撕口、洞眼、空隙,还有散发的恶臭气,以及柔软鼓胀的形态——在某种程度上预示了艾里加利的视觉形象,因为这种形象抽象地描述了赖以辨别女人体的特征:圆润、洋溢,总而言之是空间。奥基芙在有些作品中描绘了被长而坚硬的形式穿入的空间。这些作品常常被理解为,而且仍在被理解为对性交的体验,带有强烈的身份政治特征。

图像时代的来临,消费世界的硕大黑洞贪婪地吞吐着一切事物。花,这个美好的象征物没有逃出时代顽主安迪·沃霍尔的掌心。无限的复制,亮丽多变的色彩,在安迪的心中,像男人女人们一样美丽可爱,就像“工厂”的产品,无须自然,只提供愉悦和消费。

艺术的“花”在时光里静静的开放

  村上隆雕塑《Flower Matango》

几十年过去了,新波普艺术家不再像喜欢刺激人群的安迪那样明目张胆,他们热爱并接受着这种物化与消费的生活,“本土的也是世界的”。上世纪60年代以后出生的日本艺术家中,村上隆是新一代年轻人的偶像,他认为这一代人可以不依靠任何固有的文化体系而创造出最本质的东西,于是一种结合了日本当代流行卡通艺术与传统日本绘画风格特点的作品诞生了。2003年,村上隆发表了他的“幼稚力宣言”,充满童稚感的日本潮流文化名正言顺地进入了西方时尚的中心,同年,他的“樱花”更是在路易·威登的皮包上登堂入室。这款系列皮包被拥趸们昵称为“樱桃包”,用粉嫩的樱花花瓣和开心笑脸让全世界尤其是亚洲地区的女人们趋之若鹜。村上隆在自己的访谈中说,那些疯狂彩蘑菇,在他自己心中,都代表着一种沉重的社会意义,表达他对于这个日益“Super flat(扁平化)”的世界的不安。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变化的何止是人,整个社会像陀飞轮般飞转,科技日新月异,网络向平民化普及,世界观、价值观伴随着地域文化的演进而不断被解构、整合。当这个蓝色星球渐渐被消费文化所吞噬,花,始终还在每年春天静静开放,提醒着我们所有那些被遗忘的美好和永恒。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奢侈品实习标签: 花卉 花中四君子 花与人 凡高 写意精神
“海外豆瓣”IMDb评选年度十佳电影 你看过几部? 会在火星种土豆的学霸并不多 理工宅男仍然槽点满满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24小时新闻排行

热点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