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生活  >  奢享

瑞士禁止销售?!到底是谁设计了苹果表

新浪时尚Nick Foulkes 编译 2015-04-10 09:57:15

导语:位于北加州库比蒂诺(Cupertino)的苹果总部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反高潮。我原期待着这是一个美国版的詹姆斯·邦德的军需处,充斥着各种新奇武器,但苹果总部却……怎么说呢——普通。然而,这里是制造未来的地方。备受期待的Apple Watch将是苹果公司打造未来的下一步棋。

瑞士禁止销售?!到底是谁设计了苹果表

  设计师艾维

我是使用苹果设备的新手,先是手机,然后是平板电脑,现在,为了准备采访苹果公司的设计副总裁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Jony是对他的昵称),我正在慢慢熟悉苹果电脑。苹果设备之间的联结方式最让我触动:正在电脑上浏览的网页会同时出现在手机上;手机来电可以用电脑接听;在一个设备上没有编辑好的邮件可以从另一个设备上接着编辑。软件和硬件的设计方式让人分不清机器的终点和操作系统的起点分别在哪。作为一种商业策略,这无疑是明智的,它为顾客打造了难以舍弃的世界。对于我们来说,苹果无处不在—它不仅通过产品的形式实际存在着,而且渗透在我们的文化中:比如字母“i”的用法。

“i”这个字母,以及手机和电脑,都不是由苹果公司发明的。但是苹果公司却通过它们缔造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品牌。甚至有人说,苹果的股价变动会造成美元的波动。无论这是杜撰还是现实,去年年底,苹果公司成为第一家市值高达七千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设计师艾维

在很大程度上,苹果公司价值的实现离不开一个48岁的英国人。见到他时,他脚踏一双舒服的仿麂皮绒皮鞋,身着亮蓝色裤子和宽松的长袖上衣,脸上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当他从走廊迈着大步向我跑来时,他宽厚的肩膀看起来特别挺拔。

艾维是如今世界上当之无愧的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因此他的谦逊似乎有些不够坦率,但这又是自信人士通常具备的一个特征:他们总说自己只是团队的一部分。艾维很绅士。他轻声讲话,在美国居住的二十年并没有改变他字正腔圆的英国口音。即使当说起那些比小偷强不到哪里去的苹果产品的抄袭者时,他也带着微笑,语调温和,似乎宁愿这个不愉快的话题永远不被提起。

艾维是一个银器匠的儿子,他没有选择职业,而是职业选择了他。“当我七八岁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这种行为,但我知道自己喜欢画画和做东西,并且我所做的东西是按照自己画的图来做的。我不知道这就是设计。我只是对我们的物质环境感到好奇,而且着迷于思考某种东西现状的由来。‘为什么铰链是这种形状的?’,‘为什么手柄在上面?’”今天的他仍然具有这种好奇心。“我把设计看成是观察世界的一种方式和一个思考的过程。”

从艺术学院毕业后,他加入了一个设计工作室。艾维人生的转折发生在位于英国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一家卫生洁具制造公司的会议室,当时他与公司的CEO发生了争执,而后者告诉他,他设计的浴盆立柱可能会倒塌并把人砸在下面。他的这份职业到此为止。

艾维重整旗鼓,1992年,他加入苹果公司,对于这个习惯用铅笔的非科技人士来说,这个选择有些奇怪。“我从骨子里就是个怀疑论者,在艺术学院的时候,我不喜欢用电脑。我记得我是在一门课程结束的时候才知道Mac电脑。最让我吃惊的是,通过这件东西我知道了设计、开发和制造它的人们。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我并非对电脑感兴趣,但是我对它所包含的人性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感受到这台电脑背后的开发者所付出的心思后,你开始与它产生一种联系。继而你会回应那些人。”可以说,把艾维吸引到北加州来的,并非为了设计电脑,而是为了创造个性化的科技产品。

但是直到乔布斯回到苹果后,乔纳森·艾维才变成了现在的乔纳森·艾维。“当时,我们并没有一个清晰的前景,也没有明确的公司定位。直到乔布斯回来,这一切才开始改变。”

“90年代初,是全神贯注于技术的年代。大家聊的都是芯片速度和硬盘大小。我们开始拓展关注点,比如,‘我想要什么颜色?’”把色彩问题纳入电脑设计的成果就是第一代“i”产品—iMac—半透明外壳让这台电脑鹤立鸡群。iMac是苹果公司很多事情的开始,但对艾维个人来说,更重要的是他和乔布斯的深厚友情。

对于大多数人,乔布斯已经成为历史人物:一个站在讲台上,戴着约翰·列侬式眼镜,穿黑色高领毛衣,手持某个新发布的产品;他是个半神话的角色,人们敬畏他、崇拜他。但乔布斯之于艾维,却是个与他和家人结伴度假的朋友。

对细节的严格几乎残忍

或许聊起乔布斯但不会太调动伤感情绪的方式就是专注于专业。艾维在工作上也体现了这种专注,他不去关心公司股价和美元波动这种事。他说他的设计团队“太沉迷于设计本身和解决问题,不会为别的事情分心。我们的方法就是狂热和短视。”当被问到公司会卖多少Apple Watch的时候,他回答道:“我更关心的是如何优化它的设计,而不是能卖多少。我们对自己严格到了残忍的程度,每一个产品都会经过无数次的反复试验。”

如果说iMac把时尚注入了电脑设计,那么苹果家族的新成员,Apple Watch,则将时尚、科技和奢华进一步连在一起。过去的几年中,苹果公司高调地招徕了一批人才,包括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巴宝莉(Burberry)的前任CEO。为积家钟表(Jaeger-LeCoultre)、爱马仕(Hermès)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品牌设计过产品的工业设计师马克·纽森(Marc Newson)也加入了艾维的设计团队。苹果进入奢侈品市场的决心和认真可见一斑。

这种认真开始于设计阶段。“即使到了现在,Apple Watch的设计已经非常成熟,也通过了千万小时的评估和测试,但我们仍然在寻求优化。最好的产品是,你已经优化了每种特性,也对它各个方面的表现了如指掌。”

当然,相较于近年来更大更重的男士钟表,Apple Watch外型上不算霸气,这也容许艾维在微型化的方向上继续探索。而与此趋势相反的是越来越大的手机。但他说,微型化并没有背离苹果的核心价值。“因为这是戴在手腕上的科技。”以硅谷为背景来看,除了现在已经暂停的Google Glass,苹果又为人体的一个部位开发出了可穿戴科技。

“我注意到一件事情,”艾维说,“我经常低头看过手表后,马上又需要再看一遍,因为我根本没记住看到的时间。但是如果我需要查看手机,因为要算上把手机从口袋里或包里掏出来的力气成本,我反而会特别留心时间。我非常喜欢那种几乎是下意识的,用目光一瞥就能记住的感觉。因此我确定手腕就是最适合这种科技的地方。”

苹果并不是第一家尝试做智能手表的公司,但是苹果的方式让人觉得只有它能做到,冶金学家、工程师、化学家、数学家、制革厂、监测设施等等,都在这个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的支配下工作—所有资源最终会通过艾维塑造的设计文化的过滤。

如果说在设计中存在有神论的话,那魔鬼就是细节,因为有这种强迫症似的对细节的关注,艾维和他的团队没有放过设计的任何一个方面。他对三个系列的Apple Watch的不同材料进行了分别尝试—不锈钢表壳的Apple Watch(未定价)、阳极氧化铝表壳的运动系列(349美元起)和18K黄金、玫瑰金的Edition系列。

艾维解释了苹果采用的黄金的分子是如何更加紧密的聚合,使其硬度两倍于普通黄金。他拿着一只手表,触碰表面,小小的屏幕上立刻显示出色彩斑斓的功能图标。在艾维的手中,这个小巧的设备仿佛具有生命,而他在解释手表的各部分时使用的拟人化描述让我的这种感觉更深了;“小家伙”、“小伙子”和“这个小朋友”分别是他描述一块清洁布、一个充电器和一个表带搭扣时说的话。他说这些的时候充满魅力,而且非常自然,仿佛他在向自己的孩子解释着什么。

但他的思想是属于成年人的、老练的,并且不只体现在手表上。“我们不想让Apple Watch的包装盒只作为一种价值的简化:用昂贵的材料做出巨大的盒子。我喜欢的一种观念是,如果我们在思想上变得沉重,那么在行动上就会轻盈。所以我觉得,缩小包装盒是一种美德:至少,这是根据环境做出的最好选择,你不用在橱柜里塞满用不到的大盒子。”Apple Watch Editing系列的包装盒外层采用苯胺染色皮革,内层是“顶级的小羊皮”—到目前为止,这个盒子都是传统的,然而,盒子的背面有个连接器,当手表通过电磁技术就位时,它就成了一个充电口。“我希望每一个元素都能发挥积极而有趣的作用。”

所有的设计都是在这种辩证思维下产生的,所有的一切都追求完美,所有的产品都经过反复锤炼。在我离开前,艾维拿出Apple Watch的白色外包装盒。几乎是悄无声息地,盒底开始移动,似乎是违背了万有引力一般,脱离了盒子的另一半。整个过程优雅,平静,自然流畅。“我们计算出了我们认为最佳的包装打开的时间,甚至算好了材料的摩擦力。我的意思是,我们几乎到了狂热的地步。”他微笑着说。如果多一些乔纳森·艾维这样的狂热者,多好。

分享到6.79K
编辑: 田晓璇标签: 艾维 Apple 设计团队 设计文化 设计工作室
刘翔职业生涯回顾 最好成绩12秒87 “四大名著”众美女今昔对比照曝光 风韵犹存
中东和平 欧元贬值
浙江余姚一小学推出自行车骑行“考试” 上海:全透明"空中列车"亮相轨道交通展览会
中东和平 欧元贬值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热点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