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作者:政储蓄 来源:中华网
2017-03-02 10:14:25
分享

原标题: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吃的是“假货”

最近有一篇讲述北京小吃的文章《北京小吃为什么难吃》很火,里面列举了从古到今的许多数据和例子,来验证一个假设的前提:北京小吃真的很难吃。这是属于先有结论,为了结论寻找论据的过程。这种预设结论的玩法屡见不鲜,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新鲜的。令我觉得有点难以接受的是,文章中隐含的刻意性的地域道德判断,犹如当年的网络群欢话题:豆腐脑是甜是咸,五仁月饼滚出月饼界……讲吃喝几乎是最没有政治风险的全民参与话题(宗教与禁忌除外),在吃喝中安插地域性的导火索也是引导话题传播的非常有效模式,但是以一篇主题先行的刻意责骂北京小吃的文章,引起话题狂欢,这种聪明做法的背后,隐隐的有一种非善意。

不去指责那篇文章中的疏漏,我仅仅是以一个食客的角度,来聊聊我爱吃的那些北京小吃。

需要提前说明:

1、我不是北京人,没有北京户口,出生在河北,对北京小吃没有原教旨主义者那种原生之爱。但是同属北方地区,口味偏好有天然的趋同性。

2、我也并非爱吃所有的北京小吃,也有一些觉得一般,没有吃到过好的。但是也有开始很难接受,后来非常喜爱。

3、里面提到的店,有的可能不在了,有的可能是记忆中的,与现实情况不符,所以没有必要按图索骥。

卤煮火烧

一个菜底、二两火烧,便觉尘世温暖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卤煮火烧

我曾经写过不少文章讲述我对卤煮的喜欢。比如:卤煮,只有北京人才知道的幸福。十几年前,我在北京的第一个工作是在《新京报》,当时在虎坊桥,虎坊桥一带有不少有意思的北京小吃,其中卤煮比较有名的有两家:南横街的小肠陈,工人俱乐部的凯琳卤煮。当时几乎是午饭的标配,一个菜底,两个火烧,便宜,好吃,落胃,吃完了觉得尘世温暖。

我陆陆续续推荐过的卤煮店还包括:东四卤煮店、北新桥卤煮、晴缘天地卤煮店、三元桥门框胡同百年卤煮、西四卤煮吕、陈亨卤煮小肠……各家口味都有区别,其实都各有各的缺陷,评价一个20块钱吃饱的小吃不能太过苛求,有的汤咸,有的料浑,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在一个人饥肠辘辘的时候,愿意进一家卤煮店,点一碗卤煮,搭配一份炸灌肠,再来一瓶北冰洋。

爆肚

外形粗糙,讲究可是多了去了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爆肚

前些日子特别想吃爆肚,惦记着去以前东直门外的爆肚皇,到了之后发现人去楼空,查了一下,原来搬到了三里屯附近的一个写字楼里。于是摸着去了,点了肚仁、肚领、散丹、蘑菇头,还点了牛肉馅饼和糊饼,一碗粥,一碟素菜,吃的舒舒服服。老板还认识我,过来跟我打招呼,说刚搬过来一个多月。其实我还是很惦记着当年在东直门外的简陋房间里吃爆肚的情景。

我经常去吃爆肚的地方包括李记白水羊头,这里的爆肚品质不错,还有油爆肚仁,可以试试;六铺炕的金生隆爆肚冯、和平里的西德顺爆肚王、老门框爆肚……这些爆肚店往往都有涮肉,他们像是一对好基友,经常联袂出演。刚下了雪了天气,真的应该找个地方吃爆肚,喝小酒,吃涮肉。

豆汁+麻豆腐

一对好基友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豆汁

我对豆汁的感情是反转的,开始闻一闻都觉得不行,到现在,我可以连干三碗,不在话下。主要是适应了那种滋味,有点酸爽,有点回甘。在北京,有不少店都备有豆汁,如果在家里常备,要去牛街的宝记购买,在家煮豆汁也有一些讲究,小火慢煮。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麻豆腐

豆汁还有一个兄弟,也就是麻豆腐,麻豆腐要用羊油炒,趁热吃,有一次我带沈宏非到平安里的满恒记吃羊蝎子,上来了一份麻豆腐,这里的麻豆腐不是用羊油来炒的,而是用羊肉碎,更浓香,沈爷要了一份米饭,把麻豆腐拌到饭里,居然同样精彩,于是又多了一种新吃法:麻豆腐拌饭。

炒肝包子

炒肝要爽利,包子要滴油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炒肝包子

如果你对北京炒肝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姚记炒肝,对包子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庆丰包子,你也很容易得出北京小吃不好吃的结论。

炒肝我喜欢吃炒肝赵,以前在东直门懂事儿餐厅楼下,前些日子关门了,我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再吃到,我也喜欢他们家做的包子,一口浓香,滴油。北京大多数炒肝有点糊涂,没有炒肝赵那么爽利。

北京的包子铺挺多,但是真好吃的不多。我觉得值得推荐的是:门头沟新新饭店的包子,劲松傅记新派酱肉每周日下午四点出笼的酱肉大包,龙潭湖的陈寔包子王。

羊汤+烧饼

羊汤是全国的,老北京麻酱烧饼是我的爱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羊汤

现在北京市面上的羊汤都已经全国性了,常见的有山东单县羊汤,河南版羊汤,山西版往往叫羊杂割,四川版的简阳羊汤,贵州版的就成了羊肉汤搭配米线。真正的老北京风味的羊汤反而少了。这也很正常,市场环境下,拼的是品质和价格,不是谁比谁资格老。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烧饼

倒是烧饼,老北京的麻酱烧饼一直是我的爱。那种刚出锅的酥香,真是令人吃不够。前些日子,我的好朋友霍爷拍了一个短视频,讲述一碗居老北京炸酱面的老师傅做烧饼,那娴熟的动作看的我胃口大开,当天就驱车前往,买了一堆回来。真是好吃,好吃到不撒嘴。

不少涮肉店里都有不错的烧饼,当年我印象深刻的是鼎鼎香的烧饼和天然居的烧饼,后来这两家店去的少了,也不知道现在烧饼还是否像我印象中那么美味。

炸酱面

我还是觉得我做的最好吃

北京小吃难吃?可能你是吃到了“假北京小吃”

炸酱面

炸酱面应该不是小吃了吧。炸酱面是典型的家庭型食物,在家里做才好吃,在外面餐厅吃,总是觉得有点不对。这个不说了,因为我觉得做炸酱,我自己做的最好吃。

其他……

我还喜欢吃牛街吐鲁番的豆腐脑,龙潭湖公园万柳阁的炸油条、大董菜单上没有的书皮肉饼,也爱吃小门店里的糖油饼;

但是,我对特别油的门钉肉饼不感冒,对装模作样的宫廷点心不感冒,对茯苓饼不感冒,对呛鼻子的芥末堆不感冒……

我说再多,也不过是一家之言,我也仅仅对我的味觉负责。我跑过各地,吃了各地的小吃与大餐,都是以一种欣赏的眼光去看,每一地的小吃犹如当地的方言,可以窥视其地理的一个片段。

另外,我也觉得快餐店里的冰淇淋和饮料挺好吃的。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