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治理见成效 北京什刹海的夜终于静下来了

作者:张骜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01 16:48:22
分享

什刹海的夜终于静下来了

“喝茶聊天看景,这才叫夜生活,拼酒嗨歌那就是闹”

从荷花市场牌楼穿过,走进什刹海景区。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穿着清凉的年轻人们熙熙攘攘地沿着水域漫步,水边的长椅和石墩上则坐着不少乘凉的老人。一手拿着半导体,一手拿着蒲扇的于大爷说,自从6月底什刹海景区集中治理酒吧二层违建、店外经营以及噪音污染,喧闹的什刹海“终于安静下来了,不闹心了”,漫步水边和坐在树荫下乘凉的老街旧邻们,也终于找回当年的感觉。

酒吧里歌声小多了

今年6月29日,什刹海周边四个大酒吧的二层违建开始拆除,随之而来的拆违潮让街面上酒吧的二层平台一个接一个消失。更让居民欣喜的则是酒吧街噪音的治理。“从年初到现在,查扣了95个音响,要求酒吧的歌声不能传到街面上。”景区管理处副主任张瑞生对记者说。

在什刹海知名的“吉他吧”,几桌年轻的客人正一边聊天一边听台上歌手的弹唱。店主张伟程一次又一次提醒歌手声音不要太大,“歌声绝对不能把说话声全淹没了,面对面坐着,聊点什么对方得能听见。”

张伟程打小生长在什刹海,干了十几年酒吧,最反感的就是满街面都是歌声。“特别怀念小时候,坐在家门口就能听到知了、蛐蛐叫声。以前景区夜晚噪音是个大问题,闹闹哄哄到夜里两点是常事,对桌坐着,面对面喊都听不见,只能碰杯了。”

张伟程说,低音炮和大音响那时候没人管,很多游客从一些酒吧经过都是捂着耳朵跑过去的。站在街面上,能同时听到三四家酒吧的歌声,震得脑袋疼。现在景区要求酒吧内音响不能超过75分贝。记者跟随张伟程来到“吉他吧”后面的平房院中,丝毫听不到酒吧街上的音乐。

钢管舞表演退场了

和街面歌声一起退场的,还有曾经走红一时的钢管舞表演。张瑞生说,景区对于这类“擦边球”表演的态度是严令禁止。4月20日晚,西城文化行政执法队在警方配合下,对11家非法演出钢管舞的酒吧进行了查处。

“这个应该是2015年左右兴起的,就是为了揽客,当时很多酒吧外面都挤满了人,就是为了看钢管舞,把道都堵了,弄得整个环境都乌烟瘴气的。”张伟程说。

“吉他吧”的老主顾陈先生说,开始好奇,后来就觉得这样揽客特别不和谐,“我们来酒吧是为了放松和休闲,也是为了看什刹海的夜色,不是来泡夜店。”

对于商户和酒客的说法,张瑞生十分赞同。什刹海是文保区,也是居住区,生活着大量老年人,酒吧街是整个景区的点缀。“我们在整治过程中,在重视违建和牌匾这些硬环境的同时,对于酒吧商业经营范围也进行严控,不能让酒吧街变成夜店街,也不能让这种‘擦边球’拉低什刹海景区的文化内涵。”

出圈的酒客少多了

什刹海景区共有商户249家,其中酒吧就占了168家,让什刹海常年处于“提海就是酒”的尴尬局面。张伟程说,没拆除二层违建、没禁止门外经营的时候,他见过不少奇葩的酒客,“喝多了就直接往水里小便,甚至有人喝醉了就躺倒在大街中间。便道上都是桌椅,扦子、酒杯、酒瓶到处乱扔。”

经过一番整治,出圈的酒客基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理性消费的游客。“酒吧的消费其实不低,如果一味地点酒喝酒,一会儿就得上千。但是最近客人们要饮料的多了,喝茶的多了,平均下来一人也就一百多块钱,整治让人们的消费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张伟程说。

喝着大红袍的陈先生是酒吧街的常客,他强调自己和朋友来这里就是为了放松,“音乐是背景,喝茶聊天看着什刹海的夜景,这才叫夜生活呢,拼酒嗨歌那就是闹。”

张伟程说,在酒吧街的十几年中,他见惯了这里的喧闹,只有每天凌晨两点多到五点多,酒客散去,音乐终止的时候,什刹海才仿佛回到几十年前的宁静。“现在每天我早锻炼的时候,一边跑步一边和出来遛早的老街坊们打招呼,街面不那么脏了,有点当年的意思了。”

继续拆违不停歇

为了让什刹海慢下来,静下来,进一步提高景区夜生活质量,张瑞生和同事们今后的工作重心仍然是拆违。“现在后海北沿5号和6号2层400平方米左右的违建还没有拆除,下一步要先解决它。”张瑞生说,之所以迟迟没有动这个违建,主要是因为商户还没有做好顶层防水,加之此处违建需要人工作业。“等一切就绪我们就拆,最迟不会超过9月份,等这一处拆完了,就开始入户和居民谈,一户一户地拆居民搭的违建。”

年初以来,什刹海景区已经拆除违法建设4874平方米,拆除酒吧广告牌匾624块,治理噪音扰民390余起,查扣音响95个,整治违规演艺59起,停业整改3家噪音扰民严重的酒吧。拆违工作基本完成后,什刹海景区管理处还将清查酒吧街的房屋产权,收回部分公房,以减少酒吧数量。“这是2018年工作的重点,现在初步统计这样的公房有30多处。”

“很多牌匾摘下来以后,古树和古院落,还有傍晚的天际线都露出来了。未来会一步一步恢复什刹海地区风貌,让这片京城难得的有水有景的区域多些文化味。”张瑞生说。 实习记者张骜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