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来源:环球网
2018-05-31 11:39:19
分享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别再考虑是穿流苏还是羽毛,或是干脆对皮草说不吧!接下来最火的潮流可能变成:摆脱掉你的时尚。

前几日,洛杉矶古着店 Decades 的创始人、著名孔雀男、H by Halston 的时装总监兼电视购物频道的出镜模特 Cameron Silver 在其实体店及网店(decadesinc.com)出售过去 35 年来他收藏的 400 件服饰,另外还有 100 至 200 件私服会在其他网站上出售。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身着 Alexander McQueen 夹克的 Cameron Silver;摄影 / Karsten Moran

在这一举动之前,是今年二月份在佳士得拍卖行举办的一场服装拍卖会。当时拍卖的是街拍明星 Anna Dello Russo 的 30 件服装收藏,同时另有 150 件单品在奢侈品购物网站 Net-a-Porter 上出售。早在 2008 年,Daphne Guinness 就曾在 Kerry Taylor 拍卖行上拍卖了大约 1000 件 Chanel、Versace、Valentino 和 Yves Saint Laurent 等品牌的服装收藏。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Anna Dello Russo 在米兰的家中;摄影 / Alessandro Grassani

与此同时,Chlo Sevigny 和 Khlo 、Kourtney Kardashian 以及 Kendall 和 Kylie Jenner 两姐妹也一起也举行过几次小型的二手衣售卖会,她们在网络上都有自己的「临时特卖店」,卖的都是她们在前一年穿过的有轻微瑕疵的衣物,加起来得有 500 多件单品。

赶时髦的时代已然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清理衣柜的时代。盯着衣柜里那堆数量可观的奇装异服,我们不得不为时代的变迁捶胸悲叹,并扪心自问:谁会需要这么多衣服?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Daphne Guinness 现身 Daphne Guinness 藏品慈善拍卖会;这场拍卖会于 2012 年在伦敦的 Christie's South Kensington 举行,拍卖所得善款都捐给了 Isabella Blow Foundation;摄影 / Dave M. Benett

不过,尽管这个问题问得合情合理,但要更贴切的话也许可以这样问:过去的几十年里,快时尚促使奢侈品变得触手可及,并刺激加快了服装的换季速度,而换季速度的加快反过来又造成了无节制的购买,无论是衬衫裙还是运动鞋,无论品牌是 Supreme 还是 Herm s。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终于到达了一个行为的转折点吗?

「但愿如此,」Silver 说,他在洛杉矶、纽约和宾夕法尼亚州等多地都有住所,那几个地方存放的衣服加起来足有「上千件」,他说:「我在洛杉矶的住所里存放着 50 件男士皮草,其实我是不穿皮草的。花在这上面的钱都足够在马里布买栋房子了。」

虽然他仍然钟情于服饰,但对此有了一些新的认知,而且他对这些新认知的喜爱程度,丝毫不亚于他曾经对 Raf Simons 掌门时期大放异彩的 Jil Sander 的喜爱程度。具体来说,他的新认知可以归结为两句话:「时尚是轮回的」,「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今年 3 月 25 日,Chlo Sevigny 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篇帖子,宣布将在二手奢侈品交易网站 RealReal 上出售私服。部分收益将捐赠给 Hetrick-Martin Institute,用以支持 L.G.B.Q.T. youth。

「创办 Decades 对我来说,就像是打开了不可思议的潘多拉魔盒,」Silver 说。「我从小就对服装痴迷不已,不过有了这家店之后,我才成了一个服饰收藏者。我四处寻找能代言某个季节的服饰,或者说,我寻找的服饰是能够讲述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故事的。可是慢慢地,服饰占据了我全部的生活。」

如今,Silver 想要寻求改变,「我要把自己从所有已经拥有的服饰中解放出来」。人们很容易将这个改变归因于日本整理收纳教主近藤麻理惠和她的畅销书《改变人生的整理魔法》,她在书里倡导大家给衣橱「瘦身」。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Silver 的收藏品包括纪梵希的这款天堂鸟套装;摄影 / Karsten Moran

许多卖家从个人情感角度出发,对自己出售私服的原因做了解释。比如,Guinness 称自己卖私服的部分原因是她和 Spyros Niarchos 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她希望借此向过去告别;Della Russo 则是因为导师 Manuela Pavesi 和 Franca Sozzani 的去世,而她在开始一段新恋情时也会卖私服以示庆祝。许多人都选择将全部收益(或者至少是一部分)捐给慈善机构,这也算是对自己无节制购买行为的一种忏悔。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一件由法国刺绣工艺坊 Lesage 制作的带刺绣亮片的皮革背心,细节处清晰可见;摄影 / Karsten Moran

但正如衣服本身通常能及时反映特定的时刻一样 ——Silver 特别指出,他的衣服「展示了我们是如何来到男士专注于穿衣打扮的时刻的」,这些可都是Paco Rabanne、Stephen Sprouse、 Issey Miyake、Haider Ackermann 和Alexander McQueen 等设计师的作品 ——出售衣服也能反应出我们在特定时刻的具体情况。

举个例子,像 Liza Minnelli 和 Jane Fonda 这样的名人出售衣服时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名人的私服除了是衣服之外,它与好莱坞神话的联系要甚于与时尚的联系(比方说,最近 Russell Crowe 为庆祝离婚而举行了拍卖专场,拍卖的东西基本上都和他自己作为名人的价值有关)。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一件 Moschino 夹克;摄影 / Karsten Moran

而 Silver 这类名人出售私服似乎更纯粹地与当前的消费文化有关。它们是视觉消费方式的产物,用奇装异服和狂放外表来填满数字时代空虚感的需求,已开始将实际消费推向不可持续的层面。这不是指生态意义上的不可持续,尽管这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其实指的是心理上的不可持续。

这是当代独有的一种恶性循环:如果你的私生活影响力和职业化影响力越来越具可互换性,并且部分影响力正以非常醒目的穿衣方式显现出来,那么这种穿衣方式就会吸引摄影师找你拍照,这反过来又会给你造成压力,迫使你在穿着上更加疯狂,变化上更加频繁,并且购买更多的服装,从而得到越来越多的上镜机会,如此循环,无休无止。

「我强烈希望自己每次露面的时候,都穿着回头率极高或者让人跌破眼镜的衣服。」Silver 说。「每次举行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 Gala)都是一个重要的潮流时刻,这些时刻激励我变得更加善于交际,拼命地出门应酬。这就像演戏一样,但到了某个时候,我突然发觉自己的真实生活被服装淹没了。」

这种现象在较小的层面上导致转售市场的急剧膨胀,Vestiaire Collective、RealReal 和更亲民的 ThredUp 这类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在这些网站上,时尚达人们出售自己每季疯狂购买的衣服,为衣橱腾出空间的同时又能赚钱购买下一季的服饰。而在更大的层面上,这种现象造成了抛售的局面。

「最好的新衣服就是旧衣服」,这是下一个潮流吗?

  Jean Paul Gaultier 的蕾丝夹克;摄影 / Karsten Moran

很久之前,伟大的时尚先锋 ——Nan Kempner 和 Jacqueline de Ribes 以一种收藏珠宝和瓷器的方式来收藏衣服,认为它们会成为文化遗产,并在之后转赠于大都会博物馆或巴黎的时装博物馆等机构。但如果她们活在今天,也许早就把这些衣服在拍卖会上卖完了。

美国时装技术学院博物馆馆长 Valerie Steele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曾经的服装拍卖只是针对 18 世纪、19 世纪和 20 世纪初的服饰。「但如今的‘过时’指的是超过三季的服饰,有时还不到三季,」Steele 写道。「收藏者们实在是没有动力等着他们的衣服「变老」被载入时尚史册,尤其是当最新的时装正在展览馆展示时。收藏者(和继承人)越来越希望通过时装收藏赚钱,这当然是事实。」

此外,Silver 说,「并不是每个展览馆都想展览所有东西。」在决定出售私服前,他曾为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在 2016 年 4 月举办的主题为「男性主宰」的展览捐赠过为数不少的服饰。

当然他也不会舍弃掉所有的服饰。他仍然有 300 双鞋子,「还有很多套五十度灰的西服,都是你能叫得出名字的设计师的作品」,因为这些灰色西服已经成了他的新制服。Silver 表示:「无需弄明白谁才是最热门的新设计师,也不必搞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新轮廓,从这些压力中解脱出来,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我们曾经自己创造了一个「怪物」。不过,似乎有一个乐于接受的共识正在达成:是时候砍掉这个「怪物」的脑袋了。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