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来源:环球网
2018-09-04 10:01:14
分享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十五六岁时还在舞蹈学校时,周迅就做了挂历模特,年轻的脸带着成熟的妆容,一张10元到20元。最多的时候能收到近千元,足够她付学费和大部分生活费,为工薪家庭减了不少负担。

而1991年,谢铁骊导演从一本挂历中看到了这个大眼睛姑娘,几番周折找到正在上学的周迅,于是周迅拍了她的第一部电影——根据聊斋改编的《古墓荒斋》,她的角色是小狐狸精娇娜。拍完以后回到学校,直到上映前,她都不知道演得怎么样,但“该发生的,早晚都会发生”。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和周迅一样外貌姣好的艺校学生当然还有很多,但当时的艺校学生,是不被允许随便和社会上的人接触的,摄影师需要通过老师引荐才能挑人,而剧团里选出的有陶慧敏、何赛飞、朱丹萍、茹萍……她们没有进入电影电视剧行业的渠道,只好拍挂历。比较有名的是何赛飞,她还在演戏,而她的妹妹夏赛丽也是挂历女郎,九十年代中期投身房地产后成为了女商人。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周迅之后,杭州的挂历女掌门接着就是陈丽峰,她是最高产的挂历女郎,大部分女孩儿拍挂历最长只有三四年时间,她一直拍到了2000年左右,有一年甚至拍了20本挂历,印数达到几百万册,经销商不得不要求出版社换人,因为这个面孔实在太熟悉。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陈丽峰是温州人,她也尝试过进入影视圈,和苏有朋演过电影《红娘》,她演崔莺莺,苏有朋是张生。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最出名的角色是央视版《笑傲江湖》中的小尼姑仪琳,为了这个角色她剪去了齐肩的长发,她微博头像现在还用仪琳的图片,发的内容都是家庭生活,早已退出娱乐圈的她结了婚相夫教子,定居杭州。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瞿颖也曾是挂历女郎,她和周迅不仅仅因为李亚鹏有交集,在挂历鼎盛时期,流传着“北瞿颖南周迅”的说法。瞿颖身高一米七五,1991年她参加了国内第二届模特大赛,拿了亚军,随后拍了五年挂历。

瞿颖上《吐槽大会》时池子就讲过这个梗,他说,家里没有瞿颖的挂历,他爸劝他少看这些东西。瞿颖和张艺谋、姜文合作过《有话好好说》,那句"安红,额想你,额想你想得睡不着"的安红就是瞿颖演的,十九年前的《真情告白》还让她和胡兵成为了初代国民cp。

中国挂历女郎消亡史

2003年开始拍挂历的余馨可能是最后一代挂历女郎。当时在浙江大学经贸外语专业读书的余馨听说“人美的钱老师在找人拍挂历”,钱老师就是钱豫强,当年也给周迅拍过挂历的那位摄影师,她主动去找了钱豫强,拍了自己的第一本挂历。

在昌化新村后面的小巷里,做完造型以后,看着面白唇红的大浓妆、花里胡哨的裙子——余馨有点不理解;“老师,我觉得好像有点俗”。

“俗就对了”,那时候挂历失去了城市市场,大多卖到乡村,时尚前卫的话更卖不动,要的就是乡村土味。挂历制作的周期很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印出来了,所以余馨并没有留下这些“黑历史”。原本大学毕业以后可能会成为规规矩矩的白领,因为拍了几本挂历,余馨后来做了模特。

90年代初是挂历最后的鼎盛时期,除了风情的挂历女郎,港台明星也是挂历常客,关之琳、钟楚红、梅艳芳……一本挂历定价四五十元,印数为30万—50万册,出版社出版挂历的年利润高的可达800万元,巨额利润引发了各大出版社的“挂历大战”, 1990年12月的《新闻联播》还专门报道了这种现象。

到90年代后期,挂历市场开始渐渐不行了,有摄影师说,当时义乌的家庭作坊开始大量仿制,制作粗糙拉低了挂历档次。

而同时,岁末年初时挂历大多由单位采购,曾作为一项职工福利发放,而火热的挂历市场为了争夺销售量拍摄的尺度越来越大,引发了挂历市场的整治,新闻出版部门设立规定,女性“三点式”挂历必须在体育场范围内拍摄。1996年,北京市下令禁止公款买挂历,挂历市场一年比一年冷淡,2000年以后,最著名的挂历摄影师贾育平也转行了,由挂历摄影转向了风光摄影。

而随着挂历的消失,更多的挂历女郎,比如只拍过一本挂历的商店售货员或医生护士,顺着原本的人生轨迹继续走了下去,拍挂历的经历随着那个年代的消逝而留在了记忆里。

杭州摄影师陈学章就曾回忆,自己有个很满意的挂历模特,那时候是百货大楼的营业员,欧化的立体五官十分上镜,他已经不记得名字,也失去了联系方式,后来奇迹似地在街上偶遇过一次,可大家说了几句话后,便各奔东西。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