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 时尚

另眼看服装|百丽重回巅峰、Supreme当心太傲娇

来源:新华网
2018-12-26 10:14 

无论国内国外服装界不乏大新闻,那上周又有哪些大事件?

国内大事件:12月17~12月21日

“老牌”百丽退市这一年:发力新零售,重回第一

这一年,百丽国际在忙些什么呢,“今年双11,我们有12000家店参与到其中,线上线下已经打通了。”百丽国际执行董事李良表示,百丽国际庞大的线下零售网络被数据化赋能后,成为了转型重要的助推力。

据了解,今年双11,百丽集团鞋、体、服三大业务线上销售突破9.68亿元,仅1小时53分超越去年全天成交,同比增长71%,同期线下销售增长超过18%,创下单日销售额新纪录。

中服说:一切还是归因于中国近年零售业发展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百丽这艘大船想要调头也是极大的工程,绝非一日之寒。虽然它曾经也受到过巨大冲击。但如今的百丽,前进的步伐明显轻松了些。对百丽来说,零售变革给百丽带来新的视角去看待传统零售,重新审视哪里可以做得更好。百丽拥有覆盖了从设计、工厂、物流、终端等全产业链条,现在可以用更加复杂的算法,甚至人工智能的方法,去不断优化。

南极人:天猫京东和拼多多的区别,可能是价格更高了

耳熟能详的南极人、北极绒、俞兆林、恒源祥四大保暖内衣品牌,都已在十年前砍掉自己的生产线,转型做品牌授权业务。这其中,南极人品牌的产品线已经从保暖内衣等家居品类,快速拓展到家庭生活全品类,连纸尿裤、甩脂机,玻璃杯、汽车坐垫都有南极人牌的正品。据南极电商财报显示,2017年,南极电商营收9.86亿元,净利润5.37亿元。净利率高达54.3%,堪称暴利。

中服说:近日,“百年老店”们似乎备受质疑,暴利的另一面是南极人一些商品登上质检黑榜,被质疑“只卖吊牌,没有品控”。从天猫京东买到的南极人产品,可能就是拼多多上的白牌商品挂了南极人吊牌,但价格却要高出不少。

品牌授权业务的前提是品牌能带来流量和溢价,如果根基没了,其品牌授权业务以及半垄断式的店铺布局也要土崩瓦解。如果接下去依然对授权商的疏于管理,亦或者不爱惜长久积累的名声,那么也难逃负面影响。

被蚕食的服装市场 转让、出售能助雅戈尔们走得更远吗?

12月19日,雅戈尔发布消息称,将以交易金额为15.04亿元资金出售中信股份,正用行动证明着回归服装主业的决心。雅戈尔表示,11月21日-12月19日,出售中信股份交易金额为15.04亿元;公司滚动利用闲置投资资金购入结构性存款,期间结构性存款到期赎回累计金额为6.07亿元;雅戈尔处置金融资产的交易额合计21.107亿元,产生投资收益9136.01万元,净利润8978.26万元(未经审计),占2017年净利润的30.26%。

中服说:2018年我们不断看到雅戈尔不断在抛售金融、地产等资产,这或许与业绩的低迷脱不了关系,更或者是为回归服装主业做更好的打算,2016年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公开表示服装才是核心,但大家都以为这仅仅是隔空喊话时,2018年雅戈尔便用行动证明了要回归主业的决心。

无论是赫美抛售阿玛尼业务、贵人鸟转让杰之行股权、还是雅戈尔出售金融资产,前者是为了减少业务带来的亏损,后者是为了有更多的资金回归服装主业。在愈发竞争激烈的服装市场上,单一价值不再能抵抗迅猛发展的浪潮,多重元素综合才能经得起市场的考验。收购、投资也好,抛售、转让也罢,最终都是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国际大事件:12月17~12月21日

GAP整体业绩惨淡,为何童装却能一枝独秀?

GAP(盖璞)是美国最大的服装公司之一,创建于1969年,拥有五个品牌(GAP、Banana Republic、Old Navy、Piperlime、Athleta )。它是曾经在全世界风靡一时的平价时装品牌,但是近两年GAP在全球范围内大面积关店。业内人士都表示GAP童装生意是受影响最小的一个版块,但是一个版块拯救不了所有的业绩。童装为何能在GAP失利的环境下,保持增速呢?

中服说:而几年可以说是Gap最黑暗的日子了,2014年在天猫开店时,甚至将品牌归类在童装品类下。产品丰富、款式多样、上新快、质量过硬、宣传活动不断,GAP童装很快在中国市场闯出一片天,之后聪明的GAP甚至将童装尺码加大,男童最大号可供身高165cm左右的成年人穿着,女童服装尺码也能到达160cm,无形中又增加了销量。那么,GAP会不会转型?能不能意识到童装的重要性?一切都值得期待!

Supreme,当心傲娇过头将中国市场拱手相送

尽管潮牌Supreme否认了即将在北京开店的消息,但Supreme Italia依然将按计划在京沪两地开出旗舰店,并入驻天猫、京东两大电商平台。Supreme Italia在中国扩张的脚步不会因前两天的尴尬而停止。12月12日在三星新品发布会上,三星与Supreme宣布双方将推出合作系列,而Supreme的中国代表则表示品牌将于明年在上海举办时装发布会,首家中国旗舰店也将在三里屯开业。但不久这家“Supreme”就被扒出并不是街头文化爱好者原以为的那家美国Supreme,而是注册于意大利的Supreme Italia。

中服说:饥饿营销可以保持品牌的神秘感和稀有性,但质量低下的山寨、层出不穷的A货也正消费和侵蚀着正牌的知名度和小众形象。Supreme不仅有意版,此前在中国本土也早已被抢注,并在上海、深圳等城市开设了风格全套复刻的实体店。过度压制需求只会把机会留给更多设计不错、价格也厚道的Supreme Italia们,毕竟视潮牌为灵魂信仰的只是少数人,而国内发达的电商与物流网络只会加速这个过程,电商网站才不会管你正不正宗,合法就是正牌,顾客认可就热烈欢迎。在此趋势下,等到Supreme愿意屈尊,可能市场也已瓜分殆尽,又或者消费者因山寨的大坑对正牌失去兴趣。

潮牌崛起 快时尚ZARA、C&A们还招人喜欢吗?

曾经国际快时尚品牌在中国做得风生水起。那些年,优衣库、ZARA、H&M相继进入中国,在这个大市场上“攻城掠地”,以快速的门店扩张来带动销售额的增长。“大学的时候,ZARA、H&M买过很多次,价格便宜,上身也不错。现在反而青睐一些小众品牌,还有一些设计师品牌。”以前快时尚品牌占据了她衣橱的半壁江山,现在一些质量不错的小众品牌是她的心头好。

中服说:快时尚呈现出肉眼可见的颓势, 那些年,中国消费者也很买账。快时尚的门店里,川流不息的人流昭示着这些品牌的辉煌。然而,超快时尚开始出现,太平鸟、MJstyle等国产品牌开始崛起,Supreme、OFF-WHITE等潮牌开始进入年轻人的视野,快时尚开始不复往日的光彩。为挽救销量,多个快时尚品牌还推出了自己的副业。如,ZARA推出的ZARA HOME,主要销售家居用品和室内装饰,Forever21开设独立的美妆和生活方式门店Riley Rose,专门销售美妆、居家和配饰商品。这些努力能否给快时尚品牌业绩打一针“强心剂”?只能拭目以待。

潮牌帝国:Off-White联合创始人讲述成功秘诀

创立短短两年,纽约潮牌 Off-White 背后的意大利母公司 New Guards Group (以下简称 NGG)俨然已成为了全球时尚界举重若轻的角色,旗下诸多当红街头潮牌的矩阵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Claudio Antonioli 表示,最初创立 NGG的原因只是想更好地管理旗下的品牌。2014年,三位合伙人共同创立发展了 Marcelo Burlon 的同名成衣品牌后,又陆续收购了一些品牌的控制性股权,也与新兴设计师联合推出品牌。

中服说:Off-White能够成为现象级潮牌,离不开“放养式”的管理理念,充分发挥设计师的天赋,这也可以说NGG 的成功来源于管理层对于时尚行业的深刻了解。通过公开解读可以了解到,集团通过汇集不同的设计元素实现发展扩张,有点像一家大型的精品店。旗下的品牌也没有特定的创作规则,所有的设计师都可以尽情展现自我。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使设计师拥有了更多的创作自由,也使求贤若渴的公司拥有了更多的人才。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