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 生活滚动

二手奢侈品转售在中国会火吗?

来源: 环球网时尚
2020-06-05 09:59 
分享

在疫情爆发之前,市场曾希望中国年轻消费者开始接受二手服装文化,并终于开始对奢侈品转售产生兴趣。但疫情之后,人们对安全的担忧,让该市场陷入另一场僵局。

中国上海——在当今复杂而迅速变化的环境中,要知道中国消费者想要什么或不想要什么——这并不容易。

前一分钟,人们的焦点还是“报复性消费”和Chanel店外的大排长龙的顾客;下一分钟我们被告知,随着消费者正在经历几代人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冲击,他们正在竞相购买廉价商品。

造成这些明显矛盾的最显著的原因是——中国太大了。在一个14亿人口的市场中,没有单一的趋势风向,中国在地理、人口和气候上更像一座大陆。相反,在市场上存在着大量的“微风”,代表不同细分消费者和价格点的微趋势。

这群消费者行为的巨大差异也解释了,为什么业界对于奢侈品转售市场的潜力还没有达成共识。 前一分钟,人们预测销售额将超数十亿美元;下一分钟我们被告知这只是一个非常小众的机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传统上,由于文化和历史的原因,古董衣在中国一直举步维艰,因为老一辈人往往用怀疑的态度看待旧衣服,有些人认为这些物品沾染着其主人的运气,因此,染上别人的运气(很可能是坏运气)的运气是不一定吉利。

还有一个简单的情况是,在中国,新鲜感是一种宝贵的商品,二手物品让人联想到改革开放之前的时期,当时中国人民非常贫穷,整个国家的经济处于低谷。

在这个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许多人都有这样一种心态:“既然我可以走进商店买一个全新的Chanel手袋,为什么还要买一个二手的呢? ” 即使对于那些青睐可持续或为了省钱而购买相对便宜的古董衣的人来说,二手衣服的理念是否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全世界还在等待中国二手市场的发展,欧美的大型二手交易平台也开始问自己这些亟待解答的问题。而答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微妙和复杂。

对中国年轻人来说,古董衣意味着个性

2018年,当Annie Hou还是奥美负责战略和创新的副总裁时,她开展了一个研究项目,采访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中国消费者,了解他们奢侈品消费背后的驱动力。

她发现,人们对奢侈品牌的了解程度很高,这并不令人意外。三线城市的消费者能够一下子列出数十个全球奢侈品牌。其采访的许多90后购物者都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其中许多是第二代奢侈品消费者,尽管他们购买奢侈品的理由与他们的父母大相径庭。

Hou解释说:“他们是独生子女,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背景下长大,所以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可以自由地发展自己的个性。无论他们消费什么,他们都想利用这一点来建立自己的个人身份和形象。”

这可能是古董衣的一个主要优势,其核心是是独一无二的产品。当其他人都出去购买当季“必败款”手袋时,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想要别人没有的东西。在今天的环境中, 穿一件几年前相对默默无闻的奢侈品时装,比该品牌最新系列中的任何一件,都显得更加独特。

Pawnstar“荡铺”是一家名字一语双关的寄售商店,2016年在上海开幕,这间店就迎合这些年轻消费者的需求。Pawnstar“荡铺”是由Jane Jia和她的丈夫Nels Frye创办的,他们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场蓬勃发展的运动的最前沿,其门店每年的销售额都会以40%的速度增长。

“我们的主要受众群体是30岁左右的女性;她们可能是企业主或在公司工作,但她们有自己的风格,” Frye谈到其顾客时说。这些顾客直接在店内购物或者通过蘑菇街和ShopShops哪逛等直播平台下单。

他补充道:“在网上,大多数是二线城市的顾客,比如重庆、成都等地的消费者,确实有很多顾客来自这些地方,但还有来自其它地方的顾客。”

不同寻常的是,Pawnstar仿效日本等国家随处可见的寄售店,其业务是建立在成衣寄售的基础上。贝伦伯格(Berenberg)银行的数据显示,日本二手商品的销售额占奢侈品市场的10% ,而中国只占3% 。

中国科技媒体36Kr 估计,中国85%的二手经济是由35岁以下的人驱动的。

Bonnie Wang是其中一名消费者,她33岁,来自上海,是一名社会学学生。她经常去日本购物,这也让她爱上了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期的Margiela和Comme des Gar ons古董衣。

“我认为,随着经济放缓一点,奢侈品转售有着巨大的机遇,但与此同时,人们看重的是风格,而不是潮流,这可能会让人们减少奢侈品消费,”她表示,这表明一些消费者勒紧裤腰带的举措,可能有利于中国低迷的奢侈品转售市场。

中国转售市场概貌

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在疫情之前进行的一项研究预测,今年中国的二手商品销售额将达到1万亿元,是2017年的两倍。

同样在疫情前发布的《2019年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报告》提供了更具体的奢侈品行业数据。该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二手奢侈品的销售额达121亿元人民币,虽然远远落后于日本和美国的50亿美元和60亿美元,但是年增长率令人印象深刻,过去四年,中国每年增长20% ,预计今年这一增长率将继续下去,甚至还会加速。

未来市场的潜力解释了为什么Pawnstar并不是近年来唯一进入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参与者。中国大部分的二手销售活动都发生在网上,来自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大城市60%的消费者报告说曾使用二手销售应用程序。不无意外的是,一般商品类别中最大的转售商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咸鱼,该公司声称拥有超过2亿用户。

在二手奢侈品行业,主要的在线玩家是红布林,它于2017年首次推出,已经在6轮融资中筹集了5840万美元资金,去年8月的最新B轮达2000万美元。

像国际奢侈品寄售网站一样,红布林采用消费者对消费者的模式,平台在中间,连接想要销售的消费者和想要购买的消费者,并提供所有的摄影、认证、定价和后勤支持,帮助促进销售。与提供分级佣金率的The RealReal不同,红布林统一收取20%的佣金。

在这个原本真空的市场上,挤入的都是本土企业,几乎看不见国际著名的在线奢侈品转售商的身影。

2017年,在一轮6500万美元的融资之后,Vestiaire Collective 宣布,无论是从客户还是产品获取的角度来看,中国都将是其扩张的主要目标。但这种推动从未真正发生过。

今年4月,当该公司宣布已从包括科雷亚资本(Korelya Capital)在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900万欧元的额外资金时,Vestiaire Collective表示,公司正着眼于今年在日本和韩国扩张,而不是在中国。

“我们看到,中国将成为我们继续向前发展的一个巨大供应市场... ...但目前,我们今年没有进入中国的计划,”Vestiaire Collective的一名发言人向 BoF 表示。

全球最大的二手奢侈品市场The RealReal向 BoF 证实,该公司根本没有向中国大陆发货,“目前也没有扩张计划”。 BoF联系到的一些寄售公司表示,他们已经与The RealReal联系过,可能从中国采购产品,但进入中国进行销售,对于这些二手平台来说仍然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业务。

首先,中国几乎不可能进口二手服装。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通过代购代理商将二手产品带进国内,还有一些其他平台为交易提供便利,而不是自己持有产品,这两种平台都不适合The RealReal的商业模式。要在中国做生意,它们需要建立一个当地的法人实体,然后从国内采购产品销售给中国消费者,这将需要大量投资,而且其缺点在于,这些产品对中国消费者的吸引力不如从其他地方采购的产品。

国际奢侈品转售平台不仅需要根据商品的销售地点找到最快、最有效的运输和配送路线,还需要处理海关、关税、税收、法律限制和汇率波动等问题,此时此刻,它们还需要在将先发优势拱手让给本地参与者。然而,也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消费者会支持国际转售平台,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商家的经验和资格更值得信赖。

假冒伪劣产品的问题

对于中国奢侈品转售市场来说,比起二手商品带来的文化污名,假冒伪劣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障碍。

中国市场研究集团董事总经理Ben Cavender说: “譬如,很多造假者非常非常擅长将一个正品旧包的五金装到一个假包上。人们很难知道自己是否在购买真正的产品。”

Pawnstar和红布林致力于消除消费者对假冒产品的不适感,它们都在采用的一种方式正是直播,主播可以对产品和来源进行详细解释,以及让潜在的消费者有机会提出详细的问题。

这两家奢侈品转售商还从中国以外的地方采购大量产品,且聚焦于特定的品类,如手袋和珠宝首饰,来规避中国严格的二手服装进口规定。

红布林已经与日本备受尊敬的寄售店结成了联盟,那些游历甚广的女性顾客非常熟悉这些门店,她们构成了红布林的受众。这不仅带来了更多的产品,而且还使消费者确信,这些产品相对于来自本土的产品名,不太可能是山寨的。

Frye表示,Pawnstar正越来越多地从美国采购产品。在美国,20世纪中叶以来的优质商品“几乎无限供应” ,对中国消费者来说是全新的体验。 事实上,从美国进行采购,也有助于增加消费者对其正宗性的信心。

新冠疫情:帮助还是阻碍?

如果目前的数字展示的是真实的迹象,那疫情对更广泛的转售市场一直有所助益。

咸鱼的数据显示,该平台的月平均交易量和商品总销量均打破了纪录。与去年同期相比,新卖家增加了38.8% ,新上线产品增加了40% 。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奢侈品时尚转售行业。同月,红布林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同比增长40.4% 。 其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徐薇告诉媒体,3月份的销售额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出售二手奢侈品来换取现金,”她说。

“与此同时,由于几乎所有人都呆在家里,以帮助遏制疫情蔓延,花在网上购物上的时间变得更长。 因此,交易量也增加了,”她补充道。

对Pawnstar来说也是一样,虽然其上海门店的客流量大幅下降,但网上交易依然活跃。 然而,就其整体业务模式而言,疫情带来的风险大于回报。

“实体店的利润一直很低。我们一直更加关注珠宝首饰,这似乎是最安全的选择。接受人们的寄卖也会让人们感到紧张,”Frye说道。

Pawnstar暂时停止了成衣的销售。 “我只能说我自己的经验,但是我们真的很担心人们会把二手商店看作是一种风险(人们对疫情依然很担忧),”他补充说。

由于这场疫情既被人们视为二手消费趋势的驱动因素,也被视为潜在的阻碍因素,奢侈品转售是否会抢走奢侈品牌新产品的市场份额,仍然是个问题。今年,这个问题变得迫切起来,全球品牌都将更加关注中国国内消费,希望这块业务能够支撑因旅游零售和被迫关闭而流失的生意。

到目前为止,看起来二手奢侈品还不能造成威胁,或者至少不是厉害的威胁。中国的新奢侈品消费者仍将通过Louis Vuitton等大牌进行第一次购买尝试; 而已有的奢侈品消费者将继续让自己的奢侈品收藏多样化; 少数年轻的奢侈品消费者则将倾向于转售奢侈品,以此作为进一步多元化的途径,无论宏观经济环境如何变化。

根据Ben Cavender的说法,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增长是一个真实的现象,但并不是在面对疫情和经济冲击时由节俭驱动的。他认为,在中国,推动奢侈品市场的实际上是一群更有经验、更老练的年轻奢侈品顾客,他们在发明和改造自己的个人风格时,眼光超越了潮流。

他表示: “这确实是由消费者的复杂性和变色龙一般的需求驱动的,而不是因为要省钱。”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