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 文化

意外火爆的《司藤》,窄众突围的网改剧样本

来源: 文汇报
2021-04-07 18:22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司藤》大结局在延迟一天后上线,火爆收官。

当年因为小说里爱情线过于寡淡而嚷嚷着“意难平”的书粉,终于等到了剧里不移不易的美满爱情。没读过原作的剧粉惊叹,在“大女主剧”式微、“双男主剧”升温不断的网剧市场,竟还有个故事能八面玲珑成全了观众对奇幻、对爱情、对女性成长等多向度需求。而景甜的表演、剧中的穿搭、实景拍摄下的壮丽画面、景甜与张彬彬两位主演的契合度……都在网络受众的一片叫好声中被推上热搜。

或许对于《司藤》,按照传统精品好剧的标准来评判它,很难有适配的量尺。甚至,我们能在节奏、细节、逻辑等多个层面挑出毛病。但在文化娱乐工业消费的语境中,意外火爆的《司藤》一边接近了原作内核,一边也柔和了走向大众时的姿态,俨然是一部窄众突围的网改剧样本。

在成为“俗世人”与女性意识主张之间,拿捏准了分寸

《司藤》改编自晋江作者尾鱼自2014年起连载的《半妖司藤》。小说里,司藤是山间白藤,在悬师外力下幻化成人形。受尽折磨的童年过后,司藤遇上凡间人,因内心“享受凡尘一世”与“执著做根藤”的欲望不断撕扯,司藤在本体外分裂出了白英,后者为并吞另一半的能力,布下了跨越80年的局。网剧的故事,就从设计师秦放意外唤醒沉睡的司藤本体开始。

尾鱼搭建了扎实而新奇的故事基底,但小说的世界观需要以更适合的方式与观众见面。李旻、汪洪两位编剧为原著扩展出苅族的世界观,“其实很多上古传说现在也能找到科学解读,所以我们在原著陨石催变的基础上加了科幻设定,把司藤的身份和整个故事的世界观先理顺了”。于是,现代都市里,玄妙的外星元素与植物、鸟类、人类三界共生等理念,疏通了剧情抵达当下的可行性。而司藤与秦放间明朗化的爱情,颜福瑞、丘山甚至王乾坤等一众配角符合尘世间人对爱恨情仇的行为动念,也支撑起了30集体量所需的细节。

故事有了,世界观有了,影像也开始丰满了起来,但还不足以成就爆款的基因,无法回避的一大助力在于“天时”。

回到六七年前,《半妖司藤》连载时,曾有读者给作者留言,意见里包括这样几条:很难接受男女主角纯粹是主仆关系,很担心人类伦理层面的“祖孙”让爱情无法僭越。尾鱼不厌其烦在小说后记、连载区里回复:“我依然在晋江的文章属性里找不到合适的分类……情之一字,你看它有就有,你看它没有就没有。”弦外之音,虽分在了“言情区”,但《半妖司藤》不是绝对的爱情小说,作者想创作出的女性角色,是个不必依附他人,不必非要有爱情才能印证一生圆满的人。这在当年看着稀罕以致找不到合适的频道分类,而在网剧面世的现在,性别议题的热度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至少在看《司藤》的女性观众里,绝大多数都已能在戏里戏外识别出什么是真正的女性意识主张,什么是以爱为名的牺牲和妥协。因而马后炮地看,《司藤》的改编是一次在“女性意识主张”与“爱情至上”间的分寸博弈。

原作书里和改编后的网剧中,男主角秦放都有一句看起来挺老套的台词,“你的梦想是什么”。小说里,无论哪个阶段的司藤回答起来,主体都是自己,“找到白英,做回一根藤”。改编剧扭转了小说里司藤对爱情的不置可否,剧集给了她更贴近“俗世中人”的通道:与男主角一藤一树,或回到天地间,或归隐山林成一对神仙眷侣。但让故事没有滑向“伪大女主”惯性的关键是,由始至终,这依然是属于司藤自己的传奇,男主角秦放只是司藤生活的闯入者。有爱情,但爱情的目的不是为了成全总裁的事业、帝王的权力——这样的女主人设,虽不比原著那样脱俗,但也给了一定的应许之地。

不刻意回避拍摄中的难题,也不回避文娱工业的消费规律

117天,178个大场景,1978位演员,647位工作人员,从香格里拉、大理、西双版纳到无锡、横店,转场五地,历经一万三千多公里——这是《司藤》在制作方面的一串数字。

一部奇幻类型剧,该用实景还是棚拍?这显然会导向两条截然不同的路,而在出品方的计划里,《司藤》本是A级项目,远不及重点投资的S级。但导演李木戈坚持实景拍摄:“一分价钱一分货,就看你愿不愿意对得起这个IP。而且,祖国的大好河山,为什么不拍?”经反复讨论,团队也在对剧本和阵容做了最优选之后,剧组在香格里拉正式开机。如今看来,一众主创克服高原反应,优酷平台方追加预算,都成就了剧集的品质。云南的生态,让植物设定的苅族在天光流水的自然间有了呼吸感,也令都市奇幻的设定在云南多民族的风情之中有了落地的质感。

当然,真正惊艳市场的,离不开粉丝所说的“大大方方营业”。纵观今天的网剧市场,几乎言必及“联动”和“CP”,前者被视为作品破圈的助力,后者则越来越成为一部网剧成败的软性指标。《司藤》剧方在这两项上都做到了高分。

因为实景拍摄,该剧被网友亲切地称为“云南旅游宣传片”,云南省文化旅游发布厅的官方微博也将剧中的美景置顶,并发起#云南实景有多绝#征集活动。因为剧中朝着现实靠近的姿态,央视《今日说法》借其中的片段完成一次普法,“被人污蔑诽谤后该怎么办”。

如果说这些跨界联动举措,在横向拓展着受众的宽度,那么“CP售后”则使得《司藤》的用户黏性不断朝着纵深走去。“CP”在今天,既可是剧中的男女主角,也可以是兄弟情、朋友谊,甚至是跨出剧外、突破次元壁的“拉郎配”。两人之间表演的碰撞、气场适配度以及场外互动时微妙的化学反应,越来越关乎观众对一部网剧的好感。切中了市场这一属性,平台方在剧集播出期间,毫不吝啬地促成“官方发糖”。从景甜与张彬彬直播,到双人“扫楼”,到微博互动,再到大结局时推出“主角陪看”、同步直播等选项,一切都是在提升观众对“CP感”的体验度,完成一部网剧作为文化娱乐消费工业的闭环。

回到剧集本身,当小说面向的是窄众群体时,它在表达上对于女性议题的先锋性是作品颇为珍贵的标签。当它被改编为网剧更大程度面向受众时,作品的全流程也更符合文娱工业的消费规律。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