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 生活方式

除了Banksy,你对街头艺术了解多少?

来源:环球网
2018-10-31 14:43 
分享

  凯斯·哈林《Untitled》,59.7×2.5cm,1993年

  前阵子,你是否也被神秘街头艺术家Banksy自毁画作的新闻刷屏了朋友圈?街头艺术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这种“接地气”的艺术形式似乎一直颇受争议。街头艺术是否在破坏公共环境?它到底为何兴起?

街头艺术从何而来?

Kevin Larmee在纽约SoHo区的作品,1985年

  任何艺术形式的源起都与社会背景密不可分。街头艺术同样遵循着这条规律,城市的发展为涂鸦艺术家们提供了土壤,光滑的建筑物表面仿佛是天然画布。

柏林墙上的涂鸦艺术

  在上世纪60年代的纽约,涂鸦艺术尚处于起步阶段。到了80年代,涂鸦的范围几乎遍布了城市的各个角落。除壁画的形式以外,车厢、电线杆以及任何可以喷漆的城市表面似乎都难逃被涂鸦的命运。

Jacek Tylicki在纽约下东区的涂鸦作品,1982年

  众所周知,未经许可的墙面被喷绘涂鸦是违法行为,但是在反叛思潮盛行的年代,街头艺术早已与摇滚音乐等艺术形式共同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

  强烈的表达欲与低门槛的介入渠道一拍即合,几瓶油漆喷罐便可以在象征权力的高墙上留下独属于自己的符号,年轻人获得了城市夜晚的掌控权。

艺术家让·米切尔·巴斯奎特

  René Moncada在纽约Soho街头留下的文字涂鸦便是艺术家最好的签名,René在其它城市角落不断地留下记号,成功地引起了公众的注意。这幅作品在众多广告和好莱坞电影中出镜,获得了极高的曝光度。

René Moncada《I AM THE BEST ARTIST》,1986年

  不断重复绘制自己的作品是早期涂鸦艺术家必定会经历的。他们起初只喷绘文字,而内容往往是自己的签名或颇有争议性的标语。在未进入数字化传播的年代,街头艺术家只能依靠走街串巷来进行自我复制,一边进行重复的喷雾动作、一边提防警察的巡逻。

凯斯·哈林在巴塞罗那的作品

工作中的凯斯·哈林

  上世纪80年代,在街头艺术领域崭露头角的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和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如今已是艺术市场中最为抢手的艺术明星,非主流成为了他们最有力的个人符号。

让·米切尔·巴斯奎特《Untitled》,1982年

  在如今人人渴望创新的年代,叛逆成为了一种被推崇的品质。但真正的街头艺术家除了大胆无畏,还需要有一种向往自由的精神追求,这种追求让他们的作品始终保持着纯粹。

凯斯·哈林《One dollar》,17.8×39.4cm,1985年

被商业捆绑的街头艺术

艺术家艾瑞克·哈兹与品牌的广告合作

  随着一些街头艺术家的作品受到国际关注,这种边缘的艺术形式全面过渡到了主流艺术界。不少艺术家签约成为商业公司的平面设计师,为主流广告品牌创作招贴海报。

谢帕德·费瑞《Wynwood Walls mural》

壁画制作中

  街头涂鸦就如同艺术家的个人广告,色彩斑斓、视觉冲击力极强的图案出现在城市显眼的位置。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是美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涂鸦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紧跟时事与潮流,画面丰富且张力十足。

谢帕德·费瑞《Obey》

  他最有名的一幅作品便是那幅奥巴马的肖像海报,2008年,他创作了这幅《hope》海报,为奥巴马的竞选造势。原本边缘的涂鸦艺术与最主流的政治选举联起手来,成功地收割了一批追随者。

谢帕德·费瑞《Hope》

  最受商业品牌青睐的涂鸦艺术家艾瑞克·哈兹(Eric Haze)则早早地离开了街头,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如今的哈兹更像是一位设计师,为摇滚明星的唱片设计封面、为运动品牌设计图标,甚至还以艺术明星的身份亲自参与品牌活动。

艾瑞克·哈兹《untitled》,2017年

艺术家艾瑞克·哈兹

  但并不是所有街头艺术家都愿意积极地参与到商业运作中。班克西(Banksy)便是艺术家中最有名的抵抗者,他的身份至今成迷。但班克西越是掩饰,公众就对他的身份越发好奇。他的作品早已价格不菲,一旦有新作出现在墙面上,马上就会吸引媒体们的争相报道。

班克西《The street is in play》

  事实上,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并不是受到所有人的欢迎。班克西的作品带高了附近街区的房价,原本不受关注的居民区因为班克西的出现而成为了热门地段,低收入家庭被迫搬离以寻求更便宜的住房。一位住客甚至向班克西写信抱怨:“帮我们一个忙,去别处画画吧。”

班克西的作品出现在移民的施粥点

  当今的街头艺术虽然还秉持着自由精神,但早已无法与城市的商业环境脱开关系。房地产开发商邀请艺术家在单调的街区墙面上绘制指定的作品,以打造一个时髦年轻的新形象。涂鸦或许还属于叛逆的年轻人,但街头艺术却早已不再单纯。

  街头艺术的新形式

法国艺术家Philippe Echaroux的投影作品

  涂鸦艺术(Graffiti)与街头艺术在早期常常被混为一谈,涂鸦是街头艺术最原始的形式,也是街头艺术中最强大的分支。但随着技术与观念的进步,许多艺术形式纷纷走上街头,它们所倡导的自由开放又兼具反叛意识的精神,也同样属于街头艺术的范畴。

法国艺术家Philippe Echaroux的投影作品

  最接近涂鸦艺术的形式非街头投影艺术莫属,它们在黑夜中闪闪发光,当太阳升起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艺术家将原本实体的线条用光束所代替,将图片或手绘的图案转化成电子形式投影在建筑物的表面。

法国艺术家Philippe Echaroux的投影作品

  相较于涂鸦所造成的永久性的公共破坏,投影艺术规避了不合法的争议,同时又表达了艺术家的真实想法。来自法国的Philippe Echaroux便是玩转光影的艺术家,他的投影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不受环境局限的同时又乐趣无穷。

Julien Nonnon《The kiss》

  另一位法国艺术家Julien Nonnon的作品则会让你感到心头一暖,他将情侣亲吻的影像投放在巴黎的大街小巷。无论当地居民还是外国游客,都能够理解图像带来的含义,毕竟“亲吻是世界通用的语言”。

Julien Nonnon《The kiss》

  除了投影艺术,纱线装置(Yarn Installations)也是当下最受关注的街头艺术形式之一。不少人喜欢称其为“纱线轰炸”,因为当你在街头偶遇这些纱线作品时,的确会有被视觉轰炸的感觉。

诺维奇市政厅(Norwich city hall)前的狮子雕像

法兰克福漫画艺术博物馆的驼鹿雕像

  纱线本身带有一种女性特质,事实上,这种艺术形式也是由女性艺术家所倡导的。通过回收利用闲置的纱线来制作艺术品,这些纱线被捆绑覆盖在冰冷的工业制品上,柔软的色彩与代表权力的金属器物相互碰撞,形成了格外强烈的对比。

德国德累斯顿军事博物馆前的坦克

  纱线装置同样可拆卸,不会对公共环境造成影响。但偶尔出现的“轰炸惊喜”像是一座警钟,提醒着人们对习以为常的社会逻辑保持着警惕。

艺术家Olek将华尔街的公牛用纱线覆盖

  街头艺术走到今天,经历了从打压到追捧的巨大变化。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街头艺术也是如此,生在街头的它注定要与城市的发展变迁一同成长。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