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滚动 > 时尚

没有文化基础,中国的古着市场有潜力吗

来源: 环球网
2019-09-10 09:23 
分享

2016年,在上海古着圈倍负盛名的安西二手市场从安西路搬到了高科西路的金煌煌市场,即使地理位置偏僻,这里仍是不少热爱古着的圈内人心中的圣地。在这个综合批零市场,有类似上海七浦路一样的服装档口,也做二手家电、日用品批零甚至农贸生意。然而,几百块就能淘到大牌和有趣的物件对很多人来说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尤其受到学生党的青睐。古着文化也就从安西市场到金煌煌,野蛮生长了十多年。

“古着”(Vintage)顾名思义为古代的着装,日文为ふるぎ,即旧衣服(Old Clothes)、二手衣(Second Hand Clothing),Vintage这个词最早用来形容有年份的上等葡萄酒,后来将此概念延伸到服装、家居等领域,古着文化从欧美传至二战后经济发展空前的日本,奢侈品和消费品市场也同期高涨。但日本在1973年的石油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及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中连连受到打击,高失业率和低迷的市场环境迫使人们拿出闲置物品变卖以资生计,反倒加深了日本古着市场的繁荣,随后这种文化辐射回欧美,甚至影响了整个亚洲,中国便是其中之一。

按照国际定义,古着应该是指上世纪20年代后,距今至少20年且属于单个时代的产物,并且已不再生产。但中国现代时装产业发展史短,古着文化主要受到日美英等国家的影响,中国香港早于大陆的时装意识也成为了中外古着文化传递的桥梁。金煌煌市场里叫卖的老板都称“自己的货是从日本、香港进来的。”但眼尖的古着爱好者总能从中分辨出古着、二手衣物甚至于假货的区别。

一个月前,金煌煌被法院告知要歇业了。与此同时,古着消费在中国,也慢慢步入正轨,催生出了一批精品的古着店。

2017年底,瑞球在上海开了一家古着二手店“发财商店”,因为店铺身处弄堂里不方便寻找,库存也并不多,采取了预约制的形式售卖古着商品,慢慢发财商店的名气大了起来,生意蒸蒸日上,2019年2月瑞球搬进更大的店铺,如今做着古着、二手衣物和复古品牌新衣的生意。

发财商店的进货频率为1-2个月一次,店主“人肉”带货加上寄货,减少店内库存,做到即使卖旧衣也有新货到。复古气息浓重的店里陈列着Dior、Prada、Fendi这样的大牌手袋和西装,也摆放销售三宅一生、Jil Sander、Maison Margiela这类设计大师的品牌单品。瑞球说:“起初我会定期飞到泰国拿货,但后来泰国的假货慢慢多了起来,我就选择去日本拿货了,每个月也会有日本供货商给我清单挑选。”

毫无疑问,日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复古时尚,有上世纪的Louis Vuitton Keepalls手袋也有保存完好的Helmut Lang Astro Biker夹克,演员杨幂也曾表示希望自己可以住在日本的中古市场——全球古着爱好者的垂涎地。

如今也有少数几家西方电商企业将注意力转向日本古着市场,希望在国际消费者与日本市场高品质古着二手服装之间搭建桥梁的同时,提供更好的消费体验。Farfetch于2010年开始提供二手古董产品,平台后来增加了数位关键日本古着卖家,包括Vintage Qoo,以及全球最大的古董Chanel精品店Amore。

然而,西方时装电商在日本并非总是成功。2013年8月,旧金山奢侈品寄售初创公司The RealReal建立了日本版网站The RealReal Japan,不到两年便因业绩不佳关闭了。相比日本,中国的古着卖家倒靠着淘宝和微信赚到不少钱。

瑞球的微信是发财商店的另一个分身,她说:“微信上的销售占总销售的40%,一般是来过店内购物的老顾客,比较信任我和我的品位,这些顾客来自全国各地,最远的是新疆的客人。”这倒成为一种古着的新型社交型零售模式。其实,许多在日本的留学生用代购贴补生计,不过和其他地方的留学生不一样,他们中的许多在微信上帮忙代购古着。

资深的古着买家任子捷的微信好友列表里有十来个古着卖家:“最初买古着是上高中时在淘宝上搜索‘Vintage’,跳出许多古着店铺,买过十几二十块的旧衣服,自己当做古着宝贝捧在手心里。”但后来买的多了,也知道了分辨的技巧。为了深爱的Vivienne Westwood,任子捷曾跑遍日本、米兰、巴黎和伦敦的古着市场。她认为买古着是一种情怀。

在她的观念里:古着是二手衣物,但二手衣并不是古着。

古着文化浸淫这片土地并不久,中国的消费者普遍也不明白其中的区别,卖家甚至还会赚黑心钱,这些都不断反映着中国式的古着销售问题。

瑞球向BoF揭露了一些中国古着和二手服装市场的猫腻。在广东陆丰碣石镇,有一门经济规模庞大、参与人数众多的生意,那就是贩卖国外进口的二手废旧衣物,这些衣物大多来自日本和韩国的垃圾场,不乏大牌却价格低廉。这些衣物有的做新成为“外贸原单”,有些则流向了淘宝的古着店铺,而且同样会藏匿全国各地如金煌煌一样的二手市场。

今年8月,中国海关总署开展打击洋垃圾走私“蓝天2019”第二轮集中行动,温州海关缉私分局在瑞安打掉一个走私犯罪团伙,这也是该分局今年查获的第二起走私固体废物案。

政府在打击固体废物走私案的同时,有媒体将这些跨洋的废旧衣物形容成“来自太平间”,将这顶可怕的帽子同时扣在了古着和在正常渠道流通的二手衣物上,模糊了这些衣物种类的界限,给部分消费者带来了阴影。

除此之外,假货横行在全球古着市场也是个大问题。瑞球认为泰国曾经知名的复古集市Chatuchak,已经假货泛滥,甚至有向日本市场流通的趋势。或许是古着买手收货时的不小心,也或许是黑心商家的故意所为,一不留神这些假货就会被消费者带回家。美国超模Kendall Jenner曾经就上过这样的当。2017年,Jenner出街常背的Vintage Louis Vuitton腰包被时尚网站Purseblog爆料是假货,Jenner的造型师Monica Rose称包是在古着店淘来的。

如何辨别真假对于古着店主来说确实是一个问题,除了有靠谱的供货商,瑞球对每一件衣物都亲自过货,查看标签、布料等细节防止出纰漏。古着爱好者任子捷倒是认为,辨别真伪成了一个有趣的“淘货”环节,但千万不要贪图小便宜。

对于清洁和防疫问题,上海古着二手店Abandon的店主Rebecca Han拿货后会再次对衣物进行消毒和清洁以消买家的顾虑,但她认为,衣物上出现破损倒不是问题,这恰恰是衣服有价值的地方,代表了衣服的故事。Rebecca开这家店时便怀抱着传递二手衣服可持续性的理念,而非单纯赚钱。就如她的店面取名“Abandon”(被丢弃的衣物),最后应该有一个好的归宿,可能经过二三四手,但总有人需要它。

Abandon每月也会定期举办“跳蚤市场”等一系列活动,让有二手观念的年轻人交换和售卖不用的物件,买卖的同时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店铺则变成了一个买家和卖家的线下平台。

在Abandon,Rebecca会选择设计感更为强烈的衣服售卖,也帮助他人寄卖,她认为一味地追求潮流会失去时尚风格的本质。古着是反季节的,也恰巧给消费者一个审视自己风格的机会。本是造型师的她将古着和二手衣物甚至带进了自己的商业作品里。

瑞球希望未来可以把自己的店铺发展成小型复古集合店,将古着这一概念风格化,不过分强调年份和品牌,传授衣物养护技巧,传递二手衣物的魅力。

古着文化来到中国的时间不长,却也在这个时间迎来了中国二手经济的突破口,在中国逐步开始推行强制垃圾分类后,国民的环保热情也会加大古着市场的规模。古着市场在中国,或许会有别于日美英,打出另一番天地。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