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 文化

不让集资打投了,选秀节目该怎么办?

2021-05-13 14:45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长视频平台又丢了一株摇钱树

今年以来,选秀圈引发了太多争议。

从春节后,张小斐主动解散粉丝后援会,到余景天后援会对粉丝提出罚款,再到“全家存款两万元、打投花掉四五千”的追星求助帖,接连引爆了舆论关注。

但所有风波达到顶点,还是因为4月底一则短视频。视频画面中,一群人在下水道旁蹲成一圈,将大量牛奶倒了进去,使得沟底一片乳白。

该条视频一经发出,迅速传播开来。舆论普遍认为,这是粉丝无理智无下限追星的又一次表现,纷纷进行声讨。官方也迅速做出回应,对相关责任方做出了批评和限制。

舆论风波渐渐平息之后,业内也逐渐开始思考一系列新问题:选秀节目以后还会存在吗?如果存在,会变成怎样的形态?还会有人愿意花钱冠名赞助吗?

倒奶风波

事件发生之初,面对舆论讨伐,粉丝们的态度是“非常委屈”。他们认为,视频中的倒奶者并非粉丝,而是黄牛和经销商。大部分粉丝只是通过后援会在各渠道购买了奶票和奶盖,自己不光谈不上浪费,甚至都没有接触到实体奶。

不少粉丝将矛头指向了赞助商。“所有投票规则,包括二维码印在什么地方,都是商家决定的,从选秀打投开始,大家每天都要大批量投票,很多后援会组织其实不会买实体奶,都是从黄牛或者经销商那边买二维码。他们有自己的办法把二维码转换成压缩包,然后打包卖。”一名粉丝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舆论怪粉丝,粉丝怪黄牛,大家又一起“甩锅”给节目平台和赞助商。事实上,究竟谁在倒奶,早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平台和商家联手,搭建了一个诱导粉丝大量消费的体系。而“奶”在这个过程中,已经不再具有食品属性,沦落成了数据的载体。

5月4日,新华社发文,措辞严厉,呼吁“别把青年人带沟里”。当日深夜,北京市广播电视局责令爱奇艺暂停《青春有你》第三季后续节目录制。

次日,舆论风暴下的爱奇艺公开致歉,称对于此前“倒牛奶”视频所造成的影响,感到内疚与自责,还提出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原定5月8日的成团之夜停止录制和直播,节目组继续慎重研究并调整节目规则;即刻起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等。蒙牛真果粒也很快跟进发布了致歉声明。

一系列事件后,粉丝们纷纷猜测,“青春有你”这个厂牌从此将成为过去式。整个选秀类节目也到了至暗时刻:除了《青春有你》,许多同类型综艺也传出了延期录制、处于观望状态的消息。

疯狂的快消品

在整个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探底的时刻,优质的内容就是优质的渠道。优质的内容就是优质注意力,各大品牌都在加码圈占优质IP。随之而来的是,优质IP与内容价格水涨船高。

通过梳理近年来在播综艺节目的赞助情况,以往汽车手机等产品占据冠名的情况悄然发生着改变,取而代之的则是大比例的快消品。

乳品、饮料、零食、化妆品甚至是酱油、洗衣粉,基本占据了综艺节目的冠名。有媒体统计了2019年以来,各平台在播综艺节目的赞助比例,快消品占据了近七成,耐用品占比不足一成,另外的部分则由互联网、服务行业收入囊中。

赞助综艺节目,一度被快消品行业视作“打入年轻消费群体”的捷径,选秀类综艺节目的冠名几乎清一色被快消品占据。

通过梳理不难发现,在2005年第一届湖南卫视综艺节目《超级女声》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它的冠名商便是由快消品企业提供的,1400万元的冠名费换来25亿元的销售额的传奇故事,至今流传于坊间。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实体经济增速放缓,又受到疫情影响的大环境下,许多耐用品厂商现金流受到一定影响,纷纷削减了广告支出。而相比广告投放转化效果不明显的耐用品,快消品广告更能立竿见影地提振品牌销量,故而扛起了综艺冠名的大旗。

但是,以往快消品牌赞助综艺节目,并不主要追求单一节目本身能够带来直接销售量,更在意因为综艺节目带来的品牌曝光对渠道销售的整体拉动。但有业内人士猜测,疫情下快消企业承担着更大的增长压力,目前国内快速消费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不排除企业在斥巨资赞助综艺娱乐节目时,对销售等指标也提出更加明确的要求。

《青春有你3》

不仅如此,通过消费群体分析,选秀类综艺节目的受众女性远远高于男性,而女性往往更关注单价相对低廉的快消品,而男性则会更多关注耐用品。

但即便是男性观众看了综艺节目种草了一款手机,也不会在一天内下单50台,但快消品就可以在短时间见到非常高的回报。而当快消品和偶像经济、“为爱发电”发生关系的时候,快消品带来的经济回报更是耐用品无法匹敌的。

随着选秀节目套路的不断升级,为选手“刷票”“打投”的行为逐渐产业化甚至金融化,作为赞助商,也被裹挟其中。通过打投玩法,快消品可以在短期内就实现快速销货,品牌由此可以加速铺设新产品从试用、偏好提升到持续性购买的路径。

在以投票决定去留的节目规则之下,打投永远都会是饭圈的头等大事。

随着节目的热播,众多合作的品牌方也让饭圈的打投项目变得花样繁多——除了视频平台上的主榜,粉丝们还要关注节目冠名品牌所推出的商品和投票方式,以此来获得更多投票权。

对粉丝群体而言,“打投”意味着“我造就了我的偶像”,是一种话语权的体现。

“倒奶”事件的发生,无疑给这一商业模式拉下了闸门。

平台的纠结

5月10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中两条规定引起了文娱业界的关注:

1。 节目中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严禁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以“花钱买票”、“集资打投”等形式进行数据造假,干扰节目选拔;

2。 要从严审核把关选手背景情况,严禁选用涉及存在违法犯罪记录和个人不良征信记录、舆论丑闻缠身、社会影响恶劣等问题的嘉宾选手。禁止未成年人参加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坚决杜绝包装炒作明星子女。

这或许意味着从此以后,选秀综艺爱豆选手们的“进”和“出”都将被严格控制:选拔前要接受严格审核,出道的方式也再不能是各种明目的集资应援。

对于该通知,网络舆论大部分都是叫好。但业内人的态度却多是忧虑:赛制被改变,赞助变困难,很有可能会反过来影响到选秀的存在本身。

尽管选秀类综艺节目花样百出,但归根结底,选拔也就几种方式:一是以粉丝大众投票为主,代表为从早年的“超女快男”到如今频频陷入舆论风波的“101系”选秀等;二是由专家、老艺人、业内人士、普通观众等群体组成的评审团制为主,代表如《演员的诞生》以及许多民间才艺展示类综艺等;或两种方式的有机组合,如《我是歌手》就采用了现场500名观众听审参与表决的机制。

《我是歌手》图/豆瓣

根据《通知》中的表态:“网络综艺节目在选拔机制设计上要崇德尚艺、弘扬正气,充分发挥专家学者、媒体代表、业界代表、观众代表的综合评价作用,制定科学合理的评分和晋级标准”。“代表”二字,意味着更加倾向于评审制。

但评审制绕不开的问题,就是选拔的公正性。早年《演员的诞生》就频频引发观众对“内定”的质疑,连赛制相对更偏投票制的《我是歌手》也难免争议。在粉丝们看来,无论评审们多么专业,资历多么老,只要不将选择权开放给大众,节目组都免不了暗箱操作的嫌疑。

除了公平性方面的考虑,经济角度上,评审制本身也会让观众参与感大打折扣,不利于平台吸引流量。

“评审制其实是和平台做大流量、运营流量的长期战略相悖的。”一名长期关注娱乐产业的分析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评价道。

长视频平台常年面临亏损,该趋势在可见的未来很难扭转。爱奇艺财报显示,2020年,其亏损超过70亿人民币,优酷和腾讯视频两家则均未公开财务数据,亦从未宣布盈利。

各种长内容形态中,唯有选秀类综艺可以实现旱涝保收。其不光能最大限度拉新,挖掘粉丝经济,抬高广告标的,还几乎无法被短视频平台进行“二创”分流。

拉新方面,在《青春有你》系列中,爱奇艺规定,每个帐号每次可助力不同艺人,但普通会员一天只有1票,爱奇艺VIP则有3票,这也是平台将普通观众转化为VIP的重要手段之一。

广告方面,据相关媒体梳理数据显示,第一季《偶像练习生》播出短短三个月时间,总播放量达到28.3亿次,单期播放超2.3亿次,同名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134.9亿。曾有传言,《偶像练习生》仅农夫山泉独家冠名费就达到2亿元。

而将这两块收入拦腰截断,无疑会让本就持续亏损的平台更加元气大伤。

那么,可不可以只保留投票机制,不诱导花钱呢?

理想很美好,但技术上难以实现,也不符合商业规律。十来年前互联网基础设施尚不发达的时期,选秀节目的开创者、“快男超女”主办方湖南卫视就已经做过此类尝试,也并未成功。

  《快乐男声》 图/豆瓣

彼时,“快男超女”的选拔主要依靠短信投票,运营商会对投票者收取一定资讯及服务费用——这也是“集资打投”最初的雏形。尽管节目引爆了全民狂欢,但短信投票的方式,也随之带来了不少质疑声。

2007年,湖南省广播电视局局长魏文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该问题做出回应,表示“明年选秀短信费一律不收”。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湖南卫视宁愿不在短信上赚钱,但却想保留这种同观众间的互动模式。

但当年10月,广电总局出台了有关选秀的诸多新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将短信投票叫停。于是次年,“快男超女”全面退出了短信投票。为弥补互动环节的缺失,湖南卫视进行了种种尝试,包括加大观众“评审团”的容量,加重评委团分量等,还开发出了相对安全的网络投选进行参考,但效果均不如短信来得直观。

对此,前湖南卫视制片人龙丹妮接受媒体采访时,似乎也有些无奈,表示“如何让观众参与得更多,我暂时还没想出来”。而在全面退出观众短信投票模式后,“超女快男”的影响力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迅速衰落。

“我就算你技术过硬,能完全避免一个粉丝无成本刷几千几万票,但这还是等于是直接送钱给别人。你自己拉来流量,不去做运营,那总有粉头和第三方能想出办法来集资买曝光。最后成了平台花钱做节目,钱都给外人赚走了,万一出了事还得自己背着。平台也不是做慈善的。”前述分析人士评价道。

表面上,《通知》只是对选秀类节目形态的一次整顿,但对于早已左支右绌的长视频平台而言,无疑相当于又砍掉了一株摇钱树。

参考资料:

1。湖南卫视奥运后启动“快男超女”,不设短信投票。 新闻午报。 2008/02/29

2。 50+综艺、100+赞助商,快消品冠名占7成,制霸综艺市场。 清娱。 2019/06/01

3。 爱奇艺早就失控了。 AI财经社。 2021/05/08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