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 文化

诗言其志,和霍尊一起感受刘禹锡的豁达胸襟

来源: 中青在线
2021-07-26 17:11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唐) 刘禹锡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夏日炎炎,在一个郁郁芊芊的小院里,一行人吃了碗清爽可口的冷淘,聊到了一位唐代的诗人。他们是谁?谈论的又是谁的故事呢?

  今天,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与腾讯视频、一心明德文化共同打造的诗歌雅集文化综艺节目《邻家诗话》第四期正式上线啦。

  在本期节目中,霍尊、方锦龙、牛魔一起来到北京宋庄,在一方山水之间,新朋旧友一同走近诗人刘禹锡,鉴赏他笔下的名篇——《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一碗汤饼,让霍尊和方锦龙、牛魔一起“回到那时”,和刘禹锡进行了一场跨越时空的交流。

  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喜食汤饼,从小爱下围棋,与教导唐德宗太子李诵下棋的棋待诏王叔文很要好。太子当上皇帝后,王叔文提拔了棋友刘禹锡当监察御史。

  后来王叔文政治改革失败,刘禹锡被贬到外地做官,二十三年(实则二十二年)后应召回京。途经扬州,与同样被贬的白居易相遇。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白居易在筵席上写了一首诗《醉赠刘二十八使君》相赠。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在诗中,白居易对刘禹锡被贬谪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和不平。于是刘禹锡写了这首《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回赠白居易。

花絮:白居易高情商花式夸人

  品诗要“字斟句酌”才得其精髓,节目中牛魔为大家细细讲解了这首七言律诗。刘禹锡此诗实为酬答诗,接过了白居易诗的话头,着重抒写了特定环境中自己的感情。

  白居易的赠诗中,对刘禹锡的遭遇无限感慨,最后两句说:“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一方面感叹刘禹锡的不幸命运,另一方面又称赞了刘禹锡的才气与名望。这两句诗,在同情之中又包含着赞美,显得十分委婉。

  因为白居易在诗的末尾说到二十三年,所以刘禹锡在诗的开头接着说:“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自己谪居在巴山楚水这荒凉的地区,算来已经二十三年了。一来一往,显出朋友之间推心置腹的亲切关系。

  接着,诗人很自然地发出感慨道:“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说自己在外二十三年,如今回来,许多老朋友都已去世,只能徒然地吟诵“闻笛赋”表示悼念而已。此番回来恍如隔世,觉得人事全非,不再是旧日的光景了。

  后一句用了“王质烂柯”的典故,既暗示自己贬谪时间的长久,又表现了世态的变迁,以及回归之后生疏而怅惘的心情,涵义十分丰富。

花絮:您的邻家吃播已上线

  白居易的赠诗中有“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这样两句,意思是说同辈的人都升迁了,只有你在荒凉的地方寂寞地虚度了年华,颇为刘禹锡抱不平。

  对此,刘禹锡在酬诗中写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他以沉舟、病树比喻自己,固然感到惆怅,却又相当通透。沉舟侧畔,有千帆竞发;病树前头,正万木皆春。

  他从白居易诗中翻出这两句,反而劝慰好友不必为自己的寂寞、蹉跎而忧伤,对世事的变迁和仕宦的升沉,表现出了豁达的胸襟。

  这两句诗意又和白居易诗里“命压人头不奈何”“亦知合被才名折”相呼应。二十三年的贬谪生活,并没有使刘禹锡消沉颓唐。

  正因为“沉舟”这一联诗突然振起,一变前面伤感低沉的情调,尾联便顺势而下,写道:“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点明了酬答白居易的题意。

  诗人也没有一味消沉下去,他笔锋一转,相互劝慰,又相互鼓励。诗中虽然感慨很深,但细细读来给人的感受并不是消沉,反而有一丝振奋之意。

  到这儿,《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一诗描绘的意境便可见一斑了。既有刘禹锡对世事变迁和仕宦升沉的豁达胸襟,也蕴含了他坚定的信念和乐观的精神,同时又暗含哲理,表明了新事物必将取代旧事物。

  在随后的“邻家雅趣”环节中,嘉宾们又去拜访了围棋高手张敏,跟随张老师一起研究围棋,品味人生。

  学棋的过程中,发生了哪些趣事?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唱出来,是种怎样的体验?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在节目中寻找答案吧!

  诗言其志,歌咏其声,舞动其容。让我们一起跟着镜头,品茶读诗,尽情感受中华文化之美吧。

  参考资料:

  [1] 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赏析.中国文学网. [2016-9-4]

  [2]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899

  [3] 梁守中.刘禹锡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0:132-134

  [4] 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825-826

  [5] 郭锐.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赏析. 现代家教,1995(05).

  [6] 陈伯海.唐诗汇评(中).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1828-1829

  [7] 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406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