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 文化

不再一笑到底的喜剧,也许反而更动人

来源: 光明网
2022-08-01 10:42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作者:王彦

  科幻的冰冷感能与插科打诨的喜剧兼容吗?一个夹在观众心里“国民级喜剧厂牌”和影评人口中“小品电影”之间的公司,能让众口可调吗?某种意义上,《独行月球》试图回答这两道问题。

不再一笑到底的喜剧,也许反而更动人

  上周末电影《独行月球》公映。在开心麻花的作品序列中,这部新片是典型又非典型的作品:它有百分百的“含腾量”,沈腾和马丽组合再度合体,贡献密集的段子笑点,也能让观众自带情感倾向,这是熟悉的一面;但同时,天马行空的科幻设定,硬核的视觉特效,又让影片拥有了不同以往的质感。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独行月球》公映三天票房已近十亿元,连带着暑期档大盘已突破50亿元。2022年,上一次单日票房连续三天超两亿元的日子,还得追溯到2月。当防疫仍是人们生活中的一桩大事,短短几天就能吸引超2000万人次买票进场,这部不再一笑到底的“开心麻花出品”,凭着喜剧人对电影工业的探索、试图冲出舒适圈、更想深一层的内容探索,反而显出了更动人的气息。

  “中间人”的月球漂流记,国产喜剧人的一小步

  《独行月球》改编自赵石的同名漫画,有着不错的故事基底。

  影片时间设定在不久的未来,人类为了拯救地球免于小行星撞击,在月球部署了“月盾计划”。孰料,陨石提前来袭,月球基地上的300名成员需要全员紧急撤离。偏偏此时,沈腾饰演的维修工独孤月意外被落在了月球,300人撤走了299个,台词里说“地都拖干净了,就把我给落下了”,男主成了月球上最孤独的人类。坏消息不止这一个,“月盾计划”失败后,在独孤月的视角里,他已然是“宇宙上最孤独的人”。不知幸与不幸,科研部门还落下了一只大袋鼠,贪吃又暴躁,绰号金刚鼠,一人一鼠,需要结伴在月球漂流。而肯定不幸的是,在独孤月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意中人兼月球基地指挥官马蓝星正琢磨着要把他在月球上的倒霉日常直播给全世界看,一出月球上的楚门世界无疑能红成“顶流”。

  为什么300人会独独落下独孤月?这一点,他本人有着清晰的自我定位——“中间人”,一个永远处于中位数、在人群里没太多存在感的人。这个“中间人”不爱冒尖、不会垫底,不争第一、不做倒数,借用影片台词,“普普通通是他的人设,碌碌无为是他的日常”。换个词,“中间人”也是我们常说的普通人、小人物。因为平平无奇,所以容易被忽视,就像集体跑路时会被遗忘的独孤月。于是当他在地外放逐的日子里,从破罐破摔、独自摆烂到渐渐过出荒岛求生的精神奋起,独孤月与大银幕前的受众有了更大的共鸣地带。也恰恰是这样不出头的“中间人”,在最后的拯救计划中发挥关键作用,小人物逆向而行,上演了孤独绝望却又盛大浪漫的英雄主义。

  从无人在意到在全球聚焦中拥有自己的主线剧情,再到真正为地球上的人类“驱走内心的彷徨、照亮未来的道路”,极具戏剧性的反转是生活中的背景板人物作为“个体”被重新发现的过程。当喜剧开始追求价值升华,观感或在此分野。但无论如何,“中间人”的月球漂流记,都是国产喜剧人冲破舒适区的一小步,如同电影里反复提到的阿波罗计划,“个人的一小步,是人类的一大步”,中国电影需要常常有人迈出这样那样的一步。

  国产电影的硬科幻进阶,仍是一道不止于特效的长远命题

  喜剧公司挑战科幻,能行吗?

  《独行月球》不单单是开心麻花团队里前所未见的作品,即便放眼国产喜剧,它也是很难找到对标的一部。喜剧与科幻的类型融合,在国产片里有过尝试,但此前的《长江七号》《不可思议》《疯狂的外星人》都更偏向奇幻,是外星来客在地球的奇遇记。《独行月球》却敢正面挑战硬科幻,把喜剧舞台搬到了月球。

  来看一组数据,《独行月球》全片95%的镜头涉及特效,导演张吃鱼表示,值得一说的大约有1800个。为了还原出月球表面的质感,剧组100%实景搭建了一个月球基地,拥有一座6000平方米的月面棚。总制片人刘洪涛也曾透露,有专门的科学顾问协同剧组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未来世界观;宇航服、空间站、飞行器、月球车等道具和美术设计也都有材料学、机械学、工业设计等领域的专家护航。无论是科幻元素所占比重,还是前期后期的特效投入,都足见开心麻花想认真拍好一部特效科幻片的野心。

  大银幕上,月球为枕,星河为被,天地洪荒星尘浩渺都在用心的特效加持下,冲击着银幕前的观众。与此同时,那只由动作捕捉技术炼成的金刚鼠毛发细腻、表情灵动,体现着堪比世界级的工业水准。影片中的许多笑点名场面,便存于一人一鼠从日日打斗到同甘共苦的情感升级途中。

  只是,宇宙中蕴藏着太多未解之谜,中国电影的硬科幻进阶也不该止于特效能抵达的视听层面。与特效场景涉及全片95%镜头相反的是,影片除了在开头迅速地交代科学理论、科幻设定,全片真正强攻科幻的命题并不足以撬动更瑰丽的宇宙想象。至于能经得住科幻迷挑剔、能让年轻人在若干年后依然被浩瀚与未知的命定所打动的高燃场景,《独行月球》仍有空白。

  但,就像人类无法参透宇宙的奥秘一样,宇宙也不知道人类身上能爆发出怎样的能量。正如独孤月会挺身而出,中国电影的科幻星辰需要更多“中间人”。宇宙那么大,我们总会遇见。(王彦)

(王彦)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