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自行车强贴反光标引争议 学校:确应提前沟通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3-15 08:45:00
分享

学生自行车强贴反光标引争议 学校:确应提前沟通

  贴在车把上的反光安全标

学生建议“车标”自行张贴

目前,部分学校已完成全校100%的贴标任务,但是学生已开始展开“撕标”行动,某中学校内的柱子上,已经出现了被学生撕下的反光标。

据学生们反映,被统一贴上的反光安全标的纸质和胶质,应属专业户外、公路标识所用,耐水耐尘,极难去除。对于贴标位置不满打算更换的学生,有人已研究出了方法,“可先用有机溶剂去除原标,在一张纸上涂满不会留痕迹损坏车辆的胶,然后将这张纸贴在自行车上,再从学校重新领取反光标贴在纸上。”

学生们建议,学校可以将“车标”发到他们手中,让大家自行贴上,这样可避免那些“尴尬”的局面。据悉,161中学就是采取这样的做法,将车标下发,提醒学生们贴上,但并未采取强制的贴标措施。

校方说法

学校应提前与学生沟通

针对自行车“贴标”这一专项行动,西城区某重点中学校长认为,学生自行车“被贴”反光标识的做法虽不太恰当,但是教育部门是出于关心学生安全的角度考虑来做的,确实还可以做得更好,“学校应该做好事前的说明告知工作,并且不采用强制的手段,尊重学生的意愿会更好。”

北京市13中相关负责人陈老师表示,他们已收到给学生自行车贴安全标识的通知。学校将通过班主任通知到每一名学生,再作出统一要求,这样做会比较科学合理。不过陈老师也认为,学生应该更加理解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老师的良苦用心,增进彼此的理解和包容。

对话

如何让学生接受才是学校应考虑的问题

对话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郭元婕

北青报:您怎么看待给学生的自行车贴反光标识这件事?

郭元婕:从教委到学校层面为同学们贴自行车反光标识,保障夜间骑车安全这件事本身没有问题,也为这些未成年的孩子们提供了多一层的保障,有着良好的初衷和目的。

北青报:那是不是学校强制贴反光标识的行为欠妥呢?

郭元婕:我认为不全是,问题不出在“强制”上,孩子的上下学路程不同于普通的骑车路程,属于家校之间的这段距离,其实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依然有一定责任,强制给孩子们贴反光标识的做法实际上是教育责任边界的进一步延伸。从某种程度上说,强制给孩子们贴反光标识才是更负责任的做法。

北青报:那为什么这种看似负责任的好事会引起学生们的反感呢?

郭元婕:中学生处于心理发展和不稳定阶段,对自我物品的归属感和独立行使权利的欲望越来越强,校方在执行过程中应充分考虑到十几岁青少年的心理发展程度和现阶段的心理状态,不恰当的做法容易引起学生的反弹,充分考虑到学生心理感受并做出恰当交流沟通,是学校保障学生安全的“最后五米”,好的初衷才会达到最大的效果。如何让学生安然愉快地接受学校的安排才是学校应该考虑的问题。

北青报: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建议学校应该怎么做呢?

郭元婕:事先告知的效果会好很多。或者跟学生普及贴反光标识的意义,尽量指导学生们贴在不影响美观又明显的地方,毕竟很多学生的车都是他们的宝贝,如果破坏美感学生们自然会觉得心疼,并且表达不满,要尽量兼顾美感和安全。

本组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林艳 雷若彤

学通社记者/翟妹 杨震 王一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