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约专访单希征:莫名眩晕 警惕耳石作祟

来源:央视网
2017-03-21 18:09:53
分享

主持人:这个耳石怎么会脱落,怎么会掉到半规管当中去的?

单主任:因为这个耳石,它脱落之后,因为前庭都是连着的,里面都是液体,都是通着的,掉下来之后,它就掉在某个半规管里了。

主持人:我们也想了解,比如说像您这么说的话,要是我使劲的转动头部或者是这个外部的压力,会不会导致耳石脱落呢?

单主任:外伤,或者是剧烈的运动。比如说有人练瑜珈,女同志,可能太激烈了,有些动作,然后造成耳石症。

主持人:高难度的动作。

单主任:对。

主持人:那这个比如说像经常有一些病人喜欢到迪厅去蹦迪,然后脑袋使劲地甩,这会让我们的耳石脱落吗?

单主任:这个原因发病是非常少的。很多是不明原因的,比如说我们这个年龄大了以后也容易得,我们正常人年龄大了之后,我们这个耳石就松了,不是很结实了,是人体一个正常的退化。

主持人:对于年龄大的人来说,他是一个正常退化,对于年轻人得的话,原因可能非常多。

单主任:对。

主持人:说到这个耳石症可能有很多人关心了,说这个疾病究竟如何来治疗呢?我们接下来也通过一个短片一起去了解一下。单主任,我们刚才看到了这样一个看起来挺有意思的治疗方法,这是治疗耳石症的一种办法吗?

单主任:对,刚才他是先诊断,因为咱们每侧三个半规管,两侧就六个,那么你得先判断掉在了哪一侧的哪一个,得先诊断出来。所以说她坐着,突然让她躺在某一个位置,突然给她一个刺激位,把某个半规管放在刺激位置,然后她被刺激了,这个耳石就会活动,活动之后就会引起眩晕,然后会产生一个特定性的眼球震颤,叫眼震。所以通过这个眼睛的运动来判断是哪一侧的哪一个半规管,这是先诊断。

那么诊断出来之后再根据这个半规管的走形,要把这个半规管要放到和地面垂直,跟地面垂直,利用这个重力作用,重心的位置,重力作用顺着这个管给他转转转,最后把这个耳石从这个管里重新给她倒出来,重新回到它原来那个椭圆囊里面去,然后马上就不晕了。所以第一要诊断清楚。第二还要给她放到垂直位置,给她转回去,利用重力作用给她转回去,重新回到她原来的地方,这个病人马上就不晕了。立竿见影,非常神奇。

主持人:我们刚才看起来那个动作好像很简单,但是其实是一个技术活,并不容易。

单主任:对。所以医生做这个复位的时候,你得了解这个半规管人体在什么位置,它处于一种什么位置。

主持人:那我们的记者告诉我们,其实还有其他的几种办法也可以来治疗耳石症,我们一起去看一下。

主持人:这个看起来觉得挺神奇的,好像是在玩我们平时看过的这个3D电影似的,整个人绑起来,然后360度转圈,这是一个什么仪器啊?

单主任:耳石症全名叫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这个设备就叫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诊疗系统,全自动化的,定位、定量、定数,全自动化的诊断与复位。一个是观察眼震,观察的非常清楚,这个眼球的运动都在计算机上,屏幕上都显示出来,都画出图来,还可以回放,可以观察非常细致,到底这个眼震是来自于哪个半规管,看的非常清楚。再一个复位角度、速度都是根据我们的要求来设定的,这样就能够达到精确化的诊断和复位。

主持人:您怎么想到要发明这样一个仪器来进行诊断和治疗耳石症?

单主任:这个项目是我来牵头来研发的。耳石症有三个里程碑是突破。第一个就是说这个疾病,我们过去是不知道的,国内外经过几十年的研究,逐渐认识这个病叫耳石症。那么这几年,我们大部分医生才知道了,这个病有多少呢?几乎占眩晕的三分之一,这么高的发病率,这么个疾病,那么过去我们是不了解的。所以首先我们医生能认识到这个病有这么多是近几年的情况,所以这是第一个很大的突破,从理念上大家知道了这个病有这么多。

那么第二个,这个病不但有这么多,而且治疗起来是立竿见影,非常神奇,那么过去我们在做手法复位,在床上先给他诊断,然后病人躺下起来翻身,把这个耳石给他复位回去,全凭个人经验,非常有经验的医生可以治好90%的耳石症,但是大部分医生是不行的,只能达到一半。这是第二个突破,这个病有这么多,而且还能够治疗,效果可以说是非常好。那么第三个突破,就是说光手法复位不行,很难标准化,复位的角度是多少,速度是多少,没法掌握,全凭个人经验。第三个突破就是诞生了一个设备。我们当时想到这个问题,光手法复位不行,一定要有一个计算机指导的全自动化定位定量定数的,全自动化的诊断和复位,把我们的经验,平时我们复位的经验,复位的方法都给它输进去,不断地完善这个方案。所以现在这个复位的方案有几十个,可以供医生来选择,能达到精确化的诊断和复位,这样就提高了耳石症这个多发病、常见病,提高了这个病的诊断治疗水平。

主持人:所以应该说这个设备、这个仪器诞生之后,比人工的手法的复位相对来说还是有很多的优势,更加精确。目前咱们在诊疗的过程当中,眩晕病目前的诊疗状况是什么样的。

单主任:这么多年来,眩晕病由于没有眩晕科,那么这么多的眩晕病,我们的病人到医院不知道挂哪个科看病,凭自己的想象挂号看病,医院也没法知道,你来个眩晕病人,你看哪个科,说它是一个边缘性学科、交叉性学科。那么由于没有这个科,病人就凭着想象挂号,那么咱们医生呢,这块都不愿意管,因为这个眩晕搞不清楚。大家都不愿意管,我们这个耳鼻喉科医生是个手术科室,大家感兴趣的是做手术,能体现自己的价值。这个眩晕病搞不清楚,大家不太愿意搞。那么病人可能认为自己可能是颈椎病,跟位置有关系,可能是颈椎病,可能就到骨科去了。那么骨科的医生更不重视眩晕,它是一个外科比较大的一个外科科室,实际上颈性眩晕是非常少的,这是最大的误区。很多病,很多耳石症可能当颈椎病治了,有的甚至可能做了微创手术了,到了最后还没好。然后我们医院里面从医生专家里面来讲,就是说看眩晕看的好的医生太少了,因为我们这个病这么多,大家可能看了很多医院,看了很多专家,最后还不知道什么病。输了很多液,花了很多钱,最后什么病,诊断都没诊断清楚。

所以这样就造成了眩晕性疾病在国内,在我们医学领域它是一个弱势区域,所以这几年不一样了,因为这个耳石症大家能够三分之一的眩晕,大家立竿见影能给他治好,所以大家非常感兴趣。研究眩晕的医生和专家越来越多了,大家非常关注眩晕,现在学术会议也非常的多,大家经常进行学术交流。国内正在不断地提高对眩晕性疾病的诊断治疗水平。

主持人:您觉得像现在眩晕病的病人这么多,尤其是耳石症发病率这么高,您觉得怎么来提高这种眩晕病的诊断治疗水平呢?

单主任:现在国内对这个眩晕病,学术界掀起一个眩晕热,多学科的专家都来关注这个眩晕。每个周末,眩晕的学术会议就有三到五场。我们在前年,创立了三个学会,一个是北京医学会眩晕医学分会,中国研究性医院学会眩晕医学专业委员会,还有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学会眩晕医学专家委员会,建立了三个学会,因为没有这个科,要建立学会,也是要冲破重重地阻碍,这样的话,我们建立起眩晕的学会,一个学术的平台,大家都能互相交流,那么今年成立了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康复医学院眩晕学院,我们开始对我们国内的医生,要进行规范化的培训,因为需要宣传,因为没有这个科,也没有这本书。那么我们的医生要系统地来学习眩晕的诊断和治疗,说明今年已经在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康复医学院眩晕学院我们已经成功办了四期的学习班,大家觉得收获很大。

再一个现在我们国内互联网+,所以今年我们开中国眩晕学论坛,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我们就把“互联网+眩晕”作为一个主题,因为互联网+对我们的医疗将来会作出很多的贡献,我们分级诊疗,网上咨询、网上会诊、视频会诊,然后我们可以给他介绍到比较好的医院,指导病人到哪去看病。再一个利用互联网,我们医生都经常通过微信微博这个来交流自己的经验。这样的话就把眩晕比较快的,那么把我们国内这个弱势区域,把这个水平来提高上来。

主持人:好的,那今天也非常感谢单主任来到我们的演播室,给大家揭开了谜团,您的眩晕有可能是因为耳石症,所以如果说大家平时在生活当中,有感受到这种眩晕的话,又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么就有可能,想一想有可能是自己的耳朵里头耳石脱落了。所以也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们本期节目了解您的耳朵,了解您耳朵当中有一种叫做耳石症这样的疾病。好的,也非常感谢单主任,也希望您能够多来我们的演播室给大家科普关于眩晕方面的知识,谢谢眩晕哥,好,非常感谢您,那我们下一期《健康有约》再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