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4月8日起北京针灸价格从每次4元调整为26元

来源:人民日报
2017-03-31 16:58:00
分享

4元钱扎了32针

民营医院针灸费一次100元,某些特色针法高达上千元,公立医院成了针灸“价格洼地”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北线阁附近的高大爷中风,瘫了半张脸,眼皮闭不上,嘴巴合不拢,鼻涕止不住,吃了一大堆药也不管用。他去广安门中医院找到针灸科主任刘志顺。刘志顺在高大爷的脸上一共扎了32根针。高大爷琢磨,这么大牌的专家,扎一针少说也得10元吧。没想到,针灸是按次数收费,不按穴位收费,只花了4元钱。扎了3周后,高大爷的病彻底好了,没留一点后遗症。

针灸一次4元,这是北京市1999年制定的医疗服务收费标准。从今年4月8日起,北京针灸服务价格从每次4元调整为26元,但依然仅为成本价。

2016年,国家发改委等4部委出台《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要求“重点提高诊疗、手术、康复、护理、中医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不少省市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后,针刺价格依然超低。本报记者对部分省市三级中医医院针刺价格进行调查后发现:河北每5个穴位10元,天津每人次45元,浙江小于等于20个穴位每针4元、大于20个穴位每人次81元。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实行价格双轨制:公立医院执行的是政府指导价,民营医院执行的是市场调节价。民营医院针灸一次100元,某些特色针法高达上千元,公立医院成了针灸“价格洼地”。

针灸价格与医疗服务项目的难度相关。《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为所有项目规定了技术难度系数和风险系数。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介绍,针灸取穴需要深厚的理论与技术功底。但在《规范》中,中医66%的项目风险系数为0—39,西医63%的项目风险系数为40—79。中医项目难度和风险系数低,会影响对中医项目价格的制定。

根据对全国18个省347家不同级别公立中医医院的调查发现,《规范》所列的全部中医医疗服务项目,49%的被调查地区未纳入医保报销目录。未纳入项目多以推拿类、针灸类项目为主;即便纳入医保的项目,还规定了不少限制支付条件,让服务项目变得残缺不全。

价格改革是医改的一块“硬骨头”。根据医改确定的目标,到2020年,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基本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专家建议,针灸服务价格调整应坚持医保、医药、医疗“三医联动”原则,让针灸价格回归应有的轨道。

大师已去后继乏人

针灸服务价格低廉是一把“双刃剑”,在减轻患者看病负担的同时,也影响了从业人员的积极性

64岁的张女士长期居住在美国伊利诺伊州。有一次,张女士头顶持续疼痛,局部起疱疹,在美国西北大学医院就诊,50多天花了5万美元,没有消除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折磨。回国后,她来到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治疗,一个多星期仅花了不到200元,就基本消除了疼痛。神奇的针灸让这位久居国外的老人感叹不已。

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王麟鹏说,带状疱疹俗称“串腰龙”,中医称为“蜘蛛疱”“缠腰火丹”“蛇串疱”。现在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治疗带状疱疹及后遗神经痛,主要传承该院已故名老中医“金针”王乐亭的“截法”。

针灸服务价格低廉是一把“双刃剑”,在减轻患者看病负担的同时,也影响了从业人员的积极性。针灸科在各医院都是成本低、占地多、收益低的科室,每接诊1名仅用针灸治疗的患者,医院都要倒贴钱。因此,针灸科不受医院待见,也不受中医毕业生待见。年轻人看到针灸医生的待遇低,不愿从事相关工作,不少人弃针从药。业内人士评价针灸界的现状是:机构萎缩,人才外流,病种缩小,效益滑坡。

“伏羲制九针”,即镵针、圆针、鍉针、锋针、铍针、圆利针、毫针、长针和大针。“九针之宜,各有所为,长短大小,各有所施也”。如今临床应用最多的是毫针,不少传统绝学在不断流失。以刺髎疗法为例,其疗法以经络学说为指导,用三棱针、小针刀等器具点刺某些穴位以治疗疾病。这种疗法不仅用于小儿高热惊厥、成人中风昏迷等急危重症的救治,还可用于近百种病症的治疗,但能在临床上应用的医生越来越少。

“针所不为,灸之所宜,用针莫忘灸。”已故国医大师裘沛然曾经提醒说,与针法相比,灸法难掩临床的冷落。不少人对灸法知之甚少,更不知有哪些临床适应症。有些人认为炙法是一个温热刺激的问题,对其机制研究特别欠缺。

针灸貌似简单,其实是技术含量很高的医术,奥妙无穷。同样的毫针,同样的穴位,一般医生的手法与老专家相去甚远。王麟鹏说,中医针灸作为实用医疗技术,如特殊针刺手法、特定穴位认知以及特殊针灸器具使用等,在书本上很难学到,只能由掌握者口传心授,手把手地去教。以火针为例,烧针不红、针刺时间过长、进针角度把握不好、出针后没有按压针孔等都会影响临床疗效,患者还容易被灼伤。

针灸专家王雪苔、贺普仁、程莘农、郭诚杰和张缙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如今,王雪苔、程莘农、贺普仁已经去世,针灸技法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尴尬。据统计,中医从业人员是西医的1/10,针灸从业人员是中医人员的1/10,只有5万人左右。

世界针灸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认为,针灸人才队伍面临断层之忧,应当重点培养专业技师。以前我国侧重于培养针灸医师,而不重视培养针灸技师。中医针灸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因此要放低“门槛”,加大针灸技师的教育和培养,适应日益增长的临床需要。

分享

推荐